他们风尘仆仆,不畏艰难,远道而来,必是要事。太子李亨开门见山的说到:“有何要事不妨直言?”

    事态紧急,就不再圆话绕说,还是直言不讳的好。白衣郎君急急的说到:“不瞒太子殿下,我们确实有要事相告。晚了,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如此急迫,太子有些神情紧张问何事?

    白衣郎君将实情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后,太子眼睛瞪的比鹅蛋大,简直不敢相信。听过僵尸,听过遇鬼的,还没有听过魔族公主出世。就是自己喜欢听书,也没有哪位讲书先生提及世上存有过魔族。由于第一次听到魔族的存在,太子真不相信。直率坦诚的说到:“不会有此事的。”

    见太子不信,绿凤着急的解释说到:“太子殿下,你莫不信。你是何人?我们敢拿此事与你开刷吗?此事千真万确绝无虚言,如有造假天诛地灭。”

    有了绿凤的狠话,太子的意识依稀变的有点可信度,毕竟,自己也对这类事萌生过质疑。但就凭一个魔族公主想推翻我大唐王朝岂不笑话。除非,她联合某些实力。要是如此,就得预防了,毕竟,无风不起浪。说到:“绿凤姑娘不必如此狠誓,我信便好。但是我们不知她的动向很难找到她的落脚点,因此,此事有些难办。再着,此事若是给大臣们听到,必会说你们谣言祸众。因此,要慎重。”

    要说她的落脚点,应该算是有眉目。

    想想在地宫,陈将军为了得到财宝搬出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史思明。要是一字类推,便到了安禄山处。安禄山是范阳节度使,手握重兵,要是如此,与其联手倒是可能。对于魔族公主的动向,白衣郎君细细分析,终于有了线索。虽说对一方封疆大吏不是很了解,但对一方诸侯还是说出个一二来。说到:“要说她的落脚处不难推算,猜测不错的话,她现在应该在安禄山处。”对于谨言慎行,白衣郎君顾不得那么多的糟糕后果了。

    安禄山?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太子似乎微微一征。不错,此人身为范阳节度使手揽大权,近日又听他在招兵买马,难怪,此次贵妃娘娘生辰都不来,原来是心中有鬼。可是父皇对他不薄,没有理由起兵造反。可能是白大侠分析出错了?说到:“安禄山是一个粗人,绝对没有这份脑袋。白大侠是不是多想了?”

    的确如此,没有人会相信自己所说,想想原因,很简单,没有真凭实据。但到了有了真凭实据,那时岂不晚亦?说到:“我所说绝对的有理可依,虽说没有真凭实据,但待有了实据那时可就晚了,我们应该将它封杀与萌芽状态才好。太子,你可忽略了魔族公主的存在?”

    魔族公主的存在,太子的确遗漏了,但还是有些犹豫不决。若是此事处理不当,真会引起兵变的,那样的话,得不偿失呀。可要是不理不问,若真此事成真岂不危亦?李亨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。又觉此事该不该告知父皇?此事兹事体大非同小可,不得不告知。说到:“白大侠一路走来,定是疲劳了,就在府上稍作休息。此事我会告诉父皇的。”

    李亨这么说,顾虑甚多。突然向父皇说出此等大事必会大惊,毕竟,父皇对安禄山深信不疑。如何说,才能将此事言明,不然,白衣郎君等人就会被扣上妖言惑众之罪名。于是让白衣郎君绿凤先是休息一下歇歇脚,待明日早朝再议。

    实情相告,算是大功告成任务完成,至于朝廷信与不信有没有行动,就不是自己的事了。但看太子犹豫不决的态度,便能猜出每个人的心理状态——很难接受。确实,若不是经风雨,谁会相信自己所说。难怪,每个人都持疑惑态度。有此了解,便知当今圣上绝不会轻易相信。觉得还是亲自在朝堂上为大家解释比较合理,毕竟,自己是亲身经过。但此事非同小可,不会有人轻信此言的,故觉自己不宜上朝堂,但也不可以在此地长留。此举不是顾及自身安全,而是顾及到太子和绿凤的处境。但此事有太子单方面提出,定会无人非议。说到:“我相信殿下,定会将此事转承皇上的,因此,我们就此离开了。”说着起身向李亨行了一江湖礼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虽然在宫内忙里忙外,但外面发生的点点滴滴的琐事一一便知。看到绿凤第一眼的时候就觉熟悉,但想不起在哪见过。想来想去追腻于几日前那几张通缉画像。要不是见的白衣郎君的画像有所考虑,在见到绿凤第一眼时,就当刺客将她制止拿下了。想到此事就想弄个清楚明白。说到:“白大侠别忙着走,孤还有一事未明,还需你们的解答。”

    李亨此说,再清楚不过了,便是前日皇城外事件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