珼雅深知妖妇魔力强大,在人间无人能敌,安禄山大军,进驻长安只是时间问题。此想非杞人忧天,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,而是实实在在的事实一点都不夸张。想制止妖妇,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,心有余而力不足,也一时无良策。

    李亨的安慰,珼雅怎不知其意,其实他也着急,自己又何尝不是和他一样的心态。想了好多办法就是没有一个能对付妖妇的,毕竟,凡夫俗子与魔斗定是以卵击石白白牺牲。

    思绪万千,可以说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气力有限的说到:“太子殿下,不要顾及我了,你们还是尽快撤离,时不待我,此地不可久留。安贼将士都赋予了魔力,以一敌百毫不夸张。这一路,你也听到了传言,不战自败投城者过半,才有了安军行军神速,一路突袭而来几乎没有损兵折将,相反,兵力有增无减。原本十万余兵力,现在足有二十万之多。另外再加安军将士魔力附身可谓如虎添翼更是不可一世。如此虎狼之师,试问,谁人能抵?太子殿下,我虽不才,但绝不是危言损听,还请太子早作决断,以免延误时机。”

    仙子之言绝非信口开河,绝对的可靠。李亨细细聆听后提味了其中的寓意。不错,安贼兵士都是魔力附身,就等于魔兵魔将,凭借自己的凡人兵士怎是对手?以卵击石一点不假。虽是安军现在休整,最多给自己的时间只有一天,若不即刻离开,定会有全军覆没的先兆。也罢,先歇息一下,让将士们吃顿饱饭再行军。

    于是命令厨师生火煮饭。

    白天不能暗袭,只有夜间才可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想了好多办法,如何才能破了安军不败的神话?思来想去只有偷袭。明着不行咱就来暗的。因此,有了白天夜间区分。白天,明目张胆胜率较低几乎为零,剩下的只有夜间了,可夜袭,有魔族公主的存在,干什么都会暴露,总觉,有一双眼睛盯着,自己的行踪好似他们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即使得知,也得去做,不然,危险来的更快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说到:“我有一计,可让安军停止前进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无不欢喜。因为,白衣郎君从不干无把握之事,都是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李亨快言说到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断了他们的粮草。只有这样,迫使安贼不能顺利前进,或是拖延。因此,给我们营造时间。”白衣郎君斩钉截铁的说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,此法危险,胜算几乎为零,冒险不值,一时议论纷纷起来。

    李亨左右思索一阵,还是顾及白衣郎君的安危,觉得此举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万万使不得。拦阻说到:“我觉此计不妥,危险性很大。白大侠,能不能另有法子?”

    想了好多种办法都是行不通,唯有此法或许是罪妥的,也是最直接有效的。虽风险太高,若事成,就会给目前的不利因素营造一个空间,从而使这种局面扭转。说到:“别无良策。此举虽是困难重重,不过想想成功后的结果,我觉的值得去做。”

    李亨还是犹豫,因为此举关系到他的生命安危,若是有个闪失,又会失去一元猛将。说到:“若是别无他法,孤觉得还是从长计议,不急于一时。白大侠,此举先搁置吧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坚持己见“太子殿下,我知你的担忧,但请太子殿下放心,我保证安全返回。”

    李亨见白衣郎君态度坚决,再是拦阻也不能把他阻止。无奈说到:“既然白大侠主意已决,孤就不再拦阻,此去甚是危险,若是无机可趁,速速返回,不要做无味的牺牲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点点头说多谢太子殿下关心,然后与大家做了简单的告别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绿凤担心白衣郎君的安危,若是他一人此去,又无帮手,定是危险,若自己与他同行也好有伴。叫道:“白大哥,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犹豫不决说到:“此去,人越少越好,再说很危险,所以,你还是呆在这好好照顾仙子等我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绿凤哪肯留此,死活不行就是一起同行。白衣郎君无法只好答应了。

    安军安营扎寨,灯火阑珊,照的大营无不通明。观察了一时就是不见粮草存放之地。白衣郎君绿凤纳闷了,到底在哪?是不是根本就不在此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