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衣郎君捡起一颗石子,照着守卫的脸就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石子砸中守卫疼的呀呀叫,大喊大叫是谁?什么人?

    由此,守卫们高度紧张起来各个警觉,东张西望找寻目标,但没有任何可疑目标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睡迷糊了,梦游呀,一惊一炸的。”一士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,真是有东西砸我。”一士很冤枉。

    “那你看,是谁砸的?我们人都在这无人动手。”

    那人委屈的说不出话只好认栽。

    其实,刚才一招完全能让那一排人全部倒地,但又觉得没必要。还是按原计划行动,不去跟他们开玩笑了。再不露面,就会掉了这些家伙的紧张态度。慢慢走前说到:“嗨,你不是找寻,是谁用石子砸了你?是我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声出,人已到。

    一个全身白衣打扮的年轻人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那人吼到,原来是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呀,敢打老子。说着就挥动手中大刀劈了过去。还未走几步已是不知其原因倒地呀咧咧起来,嘴里还叫着我要杀了你。

    其他人顿时惊恐起来,都能看出此人来着不善。但就他一人,能掀起什么大风大浪。虽是这么想,但还是胆怯,一士头哆嗦说,军营重地快快离开,不然刀枪无眼对你不客气。

    这番话的确气势,但吓唬不了白衣郎君。“我好怕怕呀,来呀,打我呀?你们这群饭桶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的话语让守卫唯唯诺诺畏首畏尾不敢上前,因为,看到了趴地不起的那人,有此心中恐惧。但对方一人,就算本事了得,也一首难抵四拳,打不过我们这么多人的,这就是人多力量大的好处。有了这优势还怕他个球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欺人太甚,不要以为打倒我们一人就可无法无天目中无人。这种吓唬人的把戏老子见的多了,识相的,快滚,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专说不练,不难看出他们的心理,还是惧怕恐惧。抓住这点心理,白衣郎君更是肆无忌惮起来。“小爷今日闲于无事故出来溜达,不曾想,看到了你们鬼鬼祟祟的样子就跟了过来,没想到,你们在此藏了这么多粮食,真是够厉害的。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小子知道此处是粮草先是惊讶,他没看怎么会知?看来,早有预谋。即是如此,那么,定是探子。即为探子就不能将他放走。虽是有恐与他,但绝不能害怕与他便任由他自由跺步与此,否则,自己的职责何在?威严何在?

    怒叫,小子,太猖狂了。转头,快去叫人,有奸细。

    等的就是这样的效果,终于来临了。

    那人以为自己的哥们弟兄就快来了,便是得意忘形,对白衣郎君口出狂言说“今日你来的来,就不会去的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虽是得意洋洋,但却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刚才一招,只是跟他们打个招呼,没想到,那个饭桶太不中用,一颗石子就能让他倒地,实在不好玩。

    由此分析,这些酒囊饭袋不会有招数。

    因此料定他们,在他们大军未到之前是绝对不会擅自行动的。“说话那么牛气冲天,为何不敢上前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气的那些守卫乱叫,但就是不敢上前一步,只有看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哗然而起,他们的大部队速然来到,守卫们这才大的胆,有怨抱怨有仇报仇。白衣郎君见时机成熟喊到:“我的妈呀,怎么这么多人。”说着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守卫叫到别跑,待会活拨了你的皮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跑的不快,怕那些家伙追不上自己而泄气,故意跑的慢。

    待他们跑的无影无踪时,也就是百米远,绿凤觉得可以行动了,便走了出来迎面四个留守守卫而去。

    一身绿衣打扮,手握利剑,不是很明清的月色但能看的来人一清二楚,知道了对方是女性。不过如此装扮像是江湖儿女定是有情况。吼到,军士重地闲人莫进,否则后果自负。

    越是大吼,绿凤更是跑的起劲,因为,任务重要。守卫见来人对自己不理不睬,而且横冲直撞便意识到来人与刚才那名男子是一伙的。挥刀出手已是迟亦,各个已被绿凤点了穴。此举神速,守卫目不转睛也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结果了守卫,剩下的就是拿起火把点燃粮草,果然,火势随着风速越来越大而燃的越旺,瞬间,一片火海即现眼前。

    粮草被点火,守卫们才意识到上当受骗了,带头的高吼快回去救火。于是结束了对白衣郎君的追赶。

    看着撤离的大军,再看熏熏烈火,白衣郎君知道,大功告成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