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孙雯在空中急急寻找,就是无法得知唐军的行踪。明明自己的法力所指示就在此处,但就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奇了怪了?

    看来,珼雅这家伙并未被自己伤到要害,不然,哪来这么大的法力布迷雾让自己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原以为趁珼雅受伤,便可以一举除了李亨,没想到又是再一次的失算,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计划不如变化呀。

    虽是心有不甘,但事实如此,不得不失望而归。

    不过依自己推算得知,李亨并未走远而就在此处,若是加大安军行军力度,相信,一定能将李亨追赶上,凭借自己赋予安军魔力的将士,各个如虎似狼,追赶士气低落的唐军应该不是问题易如反掌。想此,返回军营,催促安禄山速下命令急行军,不然,李亨必能逃过此劫。

    安禄山为了粮草损失过半,已是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在这个年代,筹集到粮草是多么的不容易,说没就没,让人心寒。如果行军再遇阻隔,粮草又是奇缺,这种局面如何应对?无疑,迎接自己的将是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看来,时不我待,得尽快,不然,天必亡我。

    刚要开口下令大军急行,还不等张口,公孙雯忽显面前。

    见是魔族公主到来,安禄山忙笑迎说:“公主你来的正好,快合计合计,今后,大军如何挺进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话的口气,再看他面色焦急,说明对粮草之事很在乎,没想到,这个胖子还能想到这一点。自己正好急于速让大军前进没个理由,这下好了,可口的饭菜到嘴边了举手之劳。说到:“我知将军为了粮草之事着急,不错,粮草受损严重,这是对大军行军致命一击。为今,鉴于粮草损失对大军造成不利影响,我的建议是速速前进,万不可担忧粮草之事短缺而顾及行军后果,如若如此,可真要一败涂地了。”

    安禄山听完公孙雯讲述后,和自己的意见几乎相同,可急行军,不能不让将士吃喝,此问题又让他焦躁不安起来。说到:“我与公主建议大致相同,但大军行路,没有粮食是万万不行的。不遇唐兵,我军先是饿死一大片。”

    公孙雯对粮草问题并不在乎,在乎的,是大军怎么样日夜颠倒,白昼行军,恨不得今日就到长安,杀死李隆基,除了李亨,得了天下。

    对粮草之事可以说易如反掌。说到:“将军自管打战,对剩余的小问题就不要过问了。那些事,都属鸡毛蒜皮的小事,何劳将军操心。”

    听之话音,公主必是有招。也是,人家是堂堂正正的魔族公主,对于凡间的一点小事根本不在话下。也罢,看来是自己多操心了。满面欢喜的说到:“即如此,那就劳烦公主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,将军就放一百个心,全包本宫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就地施法,一道黑雾向远处飘去。

    一会功夫,随着黑雾降临面前又消失,眼前顿时出现了一大堆米面,整袋整袋的。

    安禄山喜出望外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但事实在眼前不得不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