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衣郎君觉得此荣誉非同一般,万万不能接受,接受了,就等于承认自己这般厉害,但在自己处理事情时也显得漏洞百出,所以,没有这等本事就不要没把握的接受,就算得罪方丈大师也不能接受。可是,这样做合适吗?难道,硬可得罪方丈大师?不可,万万不能。

    刚要说话,绿凤说到:“郎君哥哥,这不光是方丈大师说,也是我们每个人都想说的话,因为,你的确优秀,无人能比。所以,郎君哥哥你就不要推辞了,接受吧。”

    华玲玉说到:“白公子不接受是不是觉得不好意思呀?你若这样想就错了。这可是我们对你的肯定。话说回来,我们可不是随便夸一个人奥。”

    是呀,大家之言句句肺腑,再不接受可就是装逼了。说到:“既然大家一致认为我能配得起方丈大师的这样夸赞,那我定是欣然接受,在所不辞。可我就是觉得吧,我何德何能,能配的起这么高的荣誉?因此,才有这番说词。方丈大师,你不会介意我刚才的推辞吧?”

    还不等方丈大师开口,有人先急言了。

    “配的起配的起。”绿凤笑脸相迎。“郎君哥哥你想想,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目共睹的。别的不说,就从我遇到你说起,哪一件事干的不是漂漂亮亮的?每每遇到困难,你总是只身上前,以身范险,因此,才有逢凶化吉,绝处逢生的结果。郎君哥哥,你说,我说的合乎情理不?所以,理所应当当之无愧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再没话可说,表现出一度自豪的表情展露在大家面前。真是自豪?还是无上光荣?自己在心里琢磨着。

    自己所做都是力所能及,没想到,在大家心里留下了这么美好深刻的影响,而且还得到这么高的赞美,这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结果。而今日,却得到了大家认可,不由在心里美滋滋的。不由自主的双手寇抱见礼大家说到:“承蒙各位大师厚爱,我便不再推脱,真心诚意的接受大家对我的这份信任。谢谢大师们。”

    “看吧看吧,又谦虚上了。”华玲玉有些不高兴的说:“白公子,不要用这样的口气,我们实话实说,无可厚非,你所做的大家有目共睹,我们赞你是应该的,所以,不必有心理负担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挠挠头又点点头表示接受任何的赞言。不是不好意思,而是荣誉太高了。

    王秀红见白衣郎君接受了夸赞高兴的说到:“这就对了嘛。对了,部署已完毕,但不知,安军何时能到达?白公子,依你所料,会在什么时候来?”

    有了王秀红的提说,大家才把注意力集中到白衣郎君身上,希望他有未卜先知的本事。

    对这问题不容思考,安军很快将至。因为,安军一路胜利的消息连连不断,定是趁胜追击行动急速。要说何时到来,应该错不过两个时辰,毕竟,再有三个时辰,天就黑了。若是黑夜,狡猾的安禄山岂能不顾危险连夜行军?这可是兵家大忌,安禄山怎能不知。想此说到:“一个时辰后必到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如此,得加紧把攻略再强调一番,以免手忙脚乱。”王秀红关心大战开始出现的一些不利因素有所强调的说。

    是啊,大敌来临,难免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外发生,强调一番,也是必要的。毕竟,连连战败,心理上,胆怯是必须有的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安军浩浩荡荡的果然神速扑来,由于道路狭窄,十队人马减半成了五队,由此,战线拉长了一倍。原本就是十里路长的队伍,现在成了二十多里路看起来更是声势浩荡无可抵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