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金剑直击魔力没有一点反应,真可谓以卵击石。但,不管怎么说都的坚持,因为别无他发。

    有了乌金剑的攻击,唤醒了公孙雯,立刻晓得是什么人在此。原来又是这两家伙在捣鬼,就是看不到他们人在何处。找不到人就无法攻击,这让公孙雯不知怎么办。

    魔力威力强大,坚持了一会功夫不服不行,如若再持续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。相对来说,安军已有一部分人已绕道而行,到时,把路堵死,来个前后夹击,那时,无路可退,定是全军覆没。趁魔族公主还未找到自己即刻撤离,这样,有惊无险安然无恙的离开,再寻机会给他再一次的致命打击,相信,打疼了他,他还会这样嚣张?

    于是让绿凤撤。

    绿凤虽是不懂其意,但自己非常清楚,郎君哥哥所做决断自有道理。

    有了滚石磊木飞箭停滞空中,公孙雯一时脱不开身,等兵士都离开的时候才收了魔力,再想找到白衣郎君一伙人已是不可能了,气的咬牙切齿脚跺几下地。

    看着伤亡惨重的局面,安禄山心疼不已,如此下去定是功败垂成。也由此知道了魔族公主存在的重大意义了,在闯得帝王路途中不能没有她的相助。

    虽是实力有损,但从大局想,并无大碍,毕竟,只是几千兵士。有此想,于是刚才那副冷冰面孔有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笑嘻嘻对公孙雯说到:“公主殿下,刚才失态了,请公主莫怪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情况,公孙雯也是难过,因此理解安禄山之心情说到:“我的心情和将军一样,所以,提不上莫怪二字。倒是让将军受惊不小呀,这是我的失职。”

    有了魔族公主这样谦和的态度,安禄山算是放心了,这样就好,不用怕她生气掉头不见了人影。点点头面带微笑表示尊敬的姿态说到:“只要公主殿下不生我气就好,我受点惊无关紧要的,让公主担忧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雯的内心其实恨透了安禄山,刚才他的态度让自己十分不满。若是不依占他的微弱实力,自己怎可能忍气吞声让着他,越想越生气。罢了,不去想了,想多生气的是自己。还是那句话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

    “现在,危险基本已除,部队应该可以开拔了。将军,下令吧。”公孙雯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是呀,是该行动了,兵贵神速嘛。幸好,另一支部队是从别道开路,不然,损失无可估量真惨重。

    “既然排除危险了,事不宜迟,大部队继续前行。”安禄山毫无疑虑的下了命令。因为,此刻已是深秋时风,再误时,就等于败局已定。

    安禄山非常清楚这一点,即刻下令速行军。

    按原先的计划顺利的到达了岔路汇合口。

    李亨接到白衣郎君派兵送去的详细计划后,早已埋伏兵士在此左右。见到白衣郎君一伙人到来,李亨笑迎上前说到:“看大家气色,任务完成的一定出色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