潼关地势,山峰叠恋,是天然的一道防护屏障,因此易守难攻。

    李亨想在此处大作文章灭了安禄山。想听取大家的意见,尤其是白衣郎君的建议尤为重要。

    不是说李亨特相信白衣郎君,而是经过这次设伏安排的恰当大获全胜,而且没有损兵折将,可谓完美胜局,值得信赖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虽对潼关地形不熟悉,但有了一眼过目,几乎了解了大致情况。

    山峰重叠,道路崎岖,行走坎坷。这样的道路若不修理平整,天兵天降难以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原本通道四通八达,不过,为了自身利益,会不惜一切代价,因此,有利于安贼行军的一切条件坚决予以杜绝。

    由此,交通会堵塞,道路会封闭,这是不可避免的工序。只有如此,才可安全。

    设想了必须要做的步骤,心中便是有了迎敌之策。说到:“回太子殿下话,潼关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这是兵家熟知的,安禄山也不会例外。所以,我们如何攻击得从这一点上下功夫。由此,设立一个口袋阵,只等安贼入围,来个翁中捉鳖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很顺耳,计策不错。但设想了一下战场,战线很大,方圆二十里都得埋伏。如此阵势岂是易事?得需要多少兵士?不管怎么说,要客服种种困难,来完成此次大围剿。若是成功,亦天下太平。李亨十分支持的态度脸带微笑的说到:“计谋完美,孤十分赞同。只是阵势庞大,所需兵力万万千,但眼下我军兵士是严重不足,因此,孤担心兵力有限难以完成这次大围剿。”

    不错,兵力不足的确是个问题,毕竟,远水解不了近渴。

    这一路连连失利,原因都是因为兵力空虚,如若不然,短短月余,安贼怎会迅速猛进。想此说到:“太子殿下言语的是。兵力不足,也是导致连连失利的重要的原因,如若有把握战胜安贼,就必须招募新兵添补欠缺。为今之际,离潼关还有千里,趁此机会抓紧时间招兵,相信,为时不晚。”

    此法当然好,但新兵来不及训练,遇到敌人自然有胆怯心理,这个问题得解决。说到:“招募新兵不难,难的是及时训练,如不及时掌握一些普通的防范意识,到了战场也是死路一条呀?所以,我觉得,新兵无可用处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有不同意见,甚至反对,但态度温和的说到:“太子殿下的顾虑自然是有道理的,不过,新兵只是凑数而已,有了数量,士气必涨,这是一种威慑,在这方面先是给安贼一个下马威。至于战斗力,自然而然的就会了。所以,太子殿下过虑了。”

    李亨想想白衣郎君所言也是,便没在发言。心中担忧算是得到了一个不满意的答案。虽是疑问,可只能认可。

    绿凤从抬有珼雅的简易轿子里面下来着急说到:“太子殿下,不好了,仙子又吐血了。”

    李亨想冲进轿子,但觉不妥,忙命人打开轿子将珼雅扶出让她坐在一处平稳之地关心的说到:“仙子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仙子已经奄奄一息,脸色苍白显得及其无力,想回李亨话但有气无力说不出,就连点点头也很难。手指微微一动,想比划什么。

    珼雅伤情十分严重,又是一路用法术护住大军,定是耗费真气不少。看看此情况,不难理解珼雅的真气已耗尽,如若再不收功,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看着珼雅要比划什么茫凑上前去说到:“仙子,你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珼雅低声说到:“我很难再支撑下去,所以我收了法术。你们速速离开,安军一日后便赶到。。。。”还想说但么有说出。

    “仙子放心,我们绝不会让安贼赶上的。”

    李亨问白衣郎君,仙子有何交代?仙子让我们速速离去,不然,插翅难飞。好,事不宜迟,咱们在潼关收拾安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