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子交代,所虑甚是,若是稍有怠慢,定会延误撤退时间。但,就这样走了,没有丝毫阻拦,安军势必长驱直入,也会给大军每个人的心理上造成一定的阴影。若是有一部分人留下来搞个突然袭击,想必会让每个人紧张的心理得到缓解,这样的结果怎能不让每个人大快人心呢。想此说到:“为了大军安全,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给他一下突袭。这样一来,会造成安禄山一幅紧张心理,因此处处提防,达到多疑的状态,从而不敢大步阔前,

    所以,此举可行。”

    此举虽是能给安贼心理上些许负担,但做起来十分危险,几乎就是虎口拔牙有去无回之举。李亨拦阻说到:“白公子想事处处高人一筹,可谓精打细算,但此事做起来危险重重,且四面楚歌,因此,孤觉得还是算了为妙。仙子也说,我们即刻离开为上,白公子,就不要再想这事了,撤吧。”

    要说危险那是必须的,有些事,必须去做,不做不行。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说到:“太子殿下过虑了,此事风险之高,这是必须的,但想想结果又是值得去做。太子殿下你不必担忧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见白衣郎君态度坚决,看来,他主意已定,即如此,就没有继续劝阻的必要了,而是支持他并且预祝他们事事如意。说到:“照白公子话,你主意已定,并且胸有成竹。即如此,孤再说就显得多余了。好吧,我支持你。对了,白公子可把部署简介,孤也好分配。”

    对这问题,白衣郎君并没有深想,谈不上具体情况,不过在脑子里面,已经有了大体的规划部署,至于此策成不成熟,还待大家议论。说到:“利用安贼对此处地形非常了解的状态下,我们应该反其道而行之。意思就是将计就计,给他个意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此意大家非常明白,此地形道路宽阔不宜设伏合适突袭,而突袭,安禄山岂能不知?又一想,将计就计定是棋高一筹,说不定,挫败安军士气,就此一举。大家议论纷纷后,表态同意并支持。

    李亨说到:“好一个将计就计,但不知如何行动?”

    这问题大家都很关注,各个眼神直盯白衣郎君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思绪一下说到:“此处平淡,道路宽阔,足能并排容纳二十多人。若是我们有十人阻拦去路,相信,即是人多冲不过来,再是人多力量大也没用,干着急。这就是我所说的人少战人多的计策。太子殿下,各位大师,依你们建议可否?”

    是呀,道路宽阔有限,两边又是悬崖峭壁,有了拦路虎,安军有力使不出。好计策好计策呀。。。

    无己老人觉得,既然是拦阻,若是用石头将路分成两半岂不更好?想此说到:“我还有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大家目光刷的转移过去,好像在说说来听听。无己老人自然明白说,假如把路中间堆砌石块将路分开,势必,结果就不同了?

    想想也是呀,此举可以说成是锦上添花如虎添翼。有了道路宽阔变狭窄,省去了多少力量的付出?不错,好建议。

    李亨说到:“大师建议甚妙,这使安贼实力庞大也施展不开,妙。好,我即刻命令封路。”说着话又觉哪里不对,既然封路,何不封死?“若是堵死岂不美哉?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也想过此问题,没有用的。安贼人多势众,搬东西如蚂蚁搬家快的不得了,你堵了,不上一个时辰定会被他们移开,到时,还是白浪费力气。

    “封路不可。因为,捞费精力不说,还起不到任何作用。安贼依然大摇大摆的路路畅通。”

    李亨算是明白了其中的道理,点点头表示知道了。然后命人速速搬运石块,至于人员方面还是不了解,问白衣郎君。白衣郎君说,有几位大师即刻。

    这样做,为的是能安全撤离。这一点,白衣郎君想的还是够明细的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准备就绪。李亨带着仙子速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安军将士附有魔力,行路脚步轻盈快如闪电,很快被堆积起来的石头挡住了去路。有人速速禀报给了安禄山,安禄山了解情况后说,还不快快清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