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孙雯听此情况后,掐指一算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没有了仙子的法力护照,白衣郎君一伙人的行动如明镜一般透明。由此,公孙雯一算便知。

    “将军莫急,前方道路堵塞是有人故意为之。”

    安禄山恩了一声说什么人?话后顿觉自己幼稚,当然是唐军了。瞧我,这话问的。不过小事一桩,我有人手移开就好。

    “若是移开自然是好,就怕移不开。”公孙雯提醒说。

    公主之意寓意深刻,但不难理解其意,意思是说其中有诈。但不明其理,究竟有什么奥秘含其中。“老夫愚钝,公主殿下不妨明示一二。”

    公孙雯说到:“对方堆积那么多石块,难道就是石块吗?”

    安禄山恍然大悟原来如此。“莫是在石堆里面做了手脚?”

    公孙雯点点头表示是这意思。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岂不危险?”安禄山惊叫“速命他们住手。”

    安军被堵,白衣郎君一伙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的动向。见安军动手拆堆积石块大快人心,因为,在堆积石块时白衣郎君特要求放入特大剂量的炸药。有了特大量的劣性火药,相信,安军会倒下一大片,成千上万好不夸张。堆积石块时,不但要求放置火药,还要求堆积物尽量加长最好百步余。如此,百步余的堆积物定会有几百人或上千人来搬运,这样,就会无形的除了他们。

    在装置火药时,白衣郎君特意做了手脚,将导火索放置在尾部。设想,安军定会百人成队一次性达到头才开始行动。如此,只要人员搬运便会触动导火索,此而引爆火药。这样做,杀伤力强大,从而达到最终效果。

    果然,安军分成两队,如蛇急急的跑到堆积物终头,见人员齐聚便开始了行动。由于赋予魔力,干劲十足,触动了导火索点燃了火线。

    就在火线开燃,安军将士一点察觉都不知。

    传令兵赶到现场时,见到堆积石块里面冉冉升起黑烟时,先是一愣又顿时清醒,再闻气味是十足的火药味,意识到大事不妙,急喊快离开,危险。但为时已晚,附有魔力的兵士根本不在乎有没有危险,而是一个劲的完成任务就好。一声轰隆之声过后,被堆积的石块随着火药的威力变得粉末,不过有些没被火药伤到的石块僵硬便是大的颗粒,因此砸到将士们身上无疑是肉窟窿。从而没被火药伤到的将士也被石头砸的伤痕累累。致使,死伤无数。就连传令兵也不能幸免于难,被一颗石子击穿了脑袋瓜子,脑浆随着洞口流了出来四溢。人还未倒,血水流干。由于火药威力强大,靠近的兵士也被攻击到了,石块四溅,飞奔距离最少也有百余步的距离。石块被火药送上了天,然后落下,伤的兵士不计其数,总之结局很惨。

    这样的收尾,大家有目共睹都很满意,在心里不知又多高兴。各个神采奕奕,无不欢乐。

    华玲玉说到:“趁此机会再消灭他几个才算过瘾。”

    王秀红说到:“虽是过瘾,但最终还是杀不尽安贼。”

    “杀几个算几个,痛快就好。”清苦大师:“老衲虽佛门之人,理因不问世事。但有伤害百姓利益之事,老衲还是挺身而出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方丈大师接言算我一个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见大家斗志仰仰,士气大振,杀几个安军将士不在话下,可是,如此做,魔族公主会发现自己的,想到这一点,又觉危险重重必须离开。说到:“我们的目的已完成该是撤退的时候了。各位大师,此刻不是大展拳脚之时,为了安全着想,所以,速速离开。”

    大家还在犹豫不决,公孙雯已来到跟前说到:“既来之则安之嘛,既然有胆量来了,就不要急着走,叙叙旧再回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