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手挽手拉倒一起,目的是即使被摔死,也不会全部阵亡。

    山顶与地面的距离足有百十余尺,人掉落地上足以摔死。再加公孙雯将自己抛至空中千尺,落地定会是希八烂,身体走样,头骨成粉。这样的结局即是害怕也认。因为不可更改的事实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其实,要在平时足不可以是这样的结局,而是逢凶化吉绝处逢生。为啥,因为,手脚没被拘束。

    现在,受了约束,只能是听天由命了。大家虽是绝望但很乐观,为荣誉而战嘛。可谓,生的伟大死的光荣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有同想,因此无遗憾。

    就在离地面一尺处,自己像风一样的速度往下降,突然说停就停,莫非已是到了地面上,不然不会这么夸张。但自己的眼神一向很好,绝对没有脚挨地,因此,感觉到有什么力量撑拖住了自己,由此,自己的身躯才不会四分五裂的变相,而是完好无损的照旧。

    那么,是什么力量?一时不是讨论之时。不管是什么,总之,救了自己。

    看看周围环境,崎岖不平,而自己所处位置正处于一个小山丘丘顶。丘顶有两间房屋顶大,足可以让大家稳脚。

    此刻,黑雾在接近山丘之时已散去,由此,撑拖力量才有机可乘。快落地之时减了速,慢慢低落,最终落地。这样的情况大家都在寻思是什么力量?想找到答案,但不见什么东西。看了四周无一可疑对象便放弃了。当下,是怎么样逃脱魔族公主的魔爪是要事。白衣郎君说到:“各位大师,你们还好吧?”

    大家都说没事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有一种力量撑拖住了他们才有惊无险安然无恙。不过在心里都在自问纳闷了。高空掉落地上尽然无事,太奇怪了。这个问题留在后时解答,待有时间必会追根问底不清不楚决不放弃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速速离开。”白衣郎君很着急。

    无己老人觉得这样做属于愚蠢之极。若此刻走,定会死无葬身之地。即刻拦阻说到:“不妥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反向逆行之做法,众人不得其解。不离开,难不成等死?

    无己老人若没有理由说服大家,大家都会认为他被刚才惊险的一幕给冲昏了头脑。

    无己老人说大家稍安勿躁。魔族公主就在上面观望,若我们大摇大摆的走动岂不暴露我们无事?所以,我们必须就地装扮已死状态,否则,对不住所救我们的撑拖之物。

    这样的道理让大家恍然大悟。也是,在这种状态下坚决不能冲动,冲动定会付出代价。若露馅,又会遭遇再一次的杀害方式。若是如此定不会像这样简单的,而是搓骨扬灰之手段。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理解,众人不约而同的在刹那间,姿态各异显得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公孙雯知道,依自己的手段,他们从高空摔下必是难逃一死,即是信心百足,但还是心有余悸的跑了过去瞧了一眼,见他们死的惨样子才放心了。

    此刻若不是有些雾气遮眼影响,公孙雯定会看的一清二楚。或许是太自信了便望了一眼匆匆而闪了。

    待听到上面安军行动后,大家意识到危险已过,这才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确定安全无误才站起了身吐了一口气表示一劫已过。

    无己老人说到:“好险啊。若不是刚才有一股力量让我们稳落地,看来已见阎王爷了。大家可是见到是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一脸懵样表示不知。

    清苦大师说到:“此事怪异,想要个结果定是很难。所以,没有结果也好,不过我相信,会知道答案的。”

    是什么力量救了自己,白衣郎君也没思路。突然间想到乌金剑会在危难之时出手相助,莫不是剑灵再一次出手了?想想有这可能。说到:“各位大师,我知是什么原因了。”说着把剑亮在了大家面前。

    有了此举,不言而喻,都知道了其中的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