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亨提议,众人都知远水解不了近渴,但出于此提议是太子殿下所出,因此觉得即是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也得给足太子面子,故大家心口不一的答应了李亨的要求。那么,要是打算以守为攻,接下来,便是部署兵力问题了。此事尤为重要,稍有差吃满盘皆输,故,决不可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说到:“殿下,昆仑山之行,我即刻动身前往,但不知此去时间长短。既然以守为攻,就得规划好战术,另着兵力部署最为重要万不可忽视,否则,再是雁形变秘籍在手也无济于事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封常青不大高兴了,若不是太子殿下在此真会把他赶走,你谁,算是哪根葱,在此指手画脚的。“这个问题不是你操心的,本将军自有应对之策。自接到太子殿下命令,我将周边的兵力全部调了过来,现在,潼关拥兵六万余众,再以守为攻,试问,安贼再是人多势众战无不胜,在此,不与他硬拼,他能奈我何?因此,对于这个问题你过虑了。放心吧,你安心的去。”

    李亨还未说什么,封常青却是喧宾夺主滔滔不绝起来,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,在李亨看来都是废话连篇。因为,都是些夸耀自己能行的言语,这样的语气,无疑是轻敌,搞不好,真会一败涂地。若不及时给予提醒,他真会自以为是不知战事深浅的下去。说到:“封将军,语气好大呀。你知不知道,安贼所到之处所向披靡无可阻挡?”

    面对李亨的责问,封常青突然意识到自己言过其实了,但自己又想想所说过的话并无冲突,事实如此嘛。说到:“殿下说的是,是我轻敌了。不过,我说的也是句句属实绝无胡言。这点,请太子殿下信我。”

    要是如此,还真不能责怪封将军话大,原来,胸有成竹呀,这样的精神值得表扬。“孤错怪你了,但安贼来势凶猛,轻敌,麻痹大意,万万不可要呀。封将军,你也是久经沙场得老将了,遇过的事千千万,无视对方的力量可是兵家大忌呀?!。不错,你胸有成竹,理因趾高气扬,可别忘了,安贼拥兵二十余万是我们的三倍还多,一旦一步出错,就会满盘皆输,这样的结局你可是担当不起呀!。”

    封常青再次被训,心有余悸,虽是不服,但太子说的又不无道理,就不再计较连忙认错,太子殿下教训的是,臣谨记于心。

    虽是认错,但在心里却是不服这口气,发誓打一场漂亮战,让李亨对自己的看法彻底改变。一番面,对李亨对白衣郎君一伙人特信任的态度特不服,一些跑江湖的何德何能与自己媲美甚至高出一头?封常青在心里恨透了现在的局面。琢磨着,要想改变这种现状,就得打一场胜战,扬眉吐气,不然,永远无出头之日,但如何才能做到?思索着。

    李亨没功夫再理封常青,而是关注白衣郎君所提部属兵力问题。其实此问题在自己心里也在琢磨,虽有五六万兵士,但安贼号称二十余万兵士,无疑,在数量上就低人一筹。不过有天然的屏障护着,安贼再是无所不能也不会飞檐走壁跃过潼关。说到:“白公子所言极是,只要我们坚守不战,相信,安贼定是拿我们没辙。”

    部署兵力,而不是坚守不战。白公子知道,李亨是不是误解了自己的意思。如是,就需解释清楚。说到:“殿下,部署兵力是指在时机已到时伺机行动,这样,有利我军。若是坚守不战,错过了有利时机可就于事无补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让李亨恍然大悟。是呀,坚守不战无疑形同坐以待毙,即使有天然的屏障也不可完全依赖。“白公子提醒的是,本王忽视这一点了。话说这份上了,孤想听听白公子的看法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