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小孩儿的嬉闹声,便想到较梓。由此线索,白衣郎君感觉到昆仑老祖就在附近。但山洞已到头,四周死壁无路可走。那么,孩儿的嬉闹声从何而来?

    看看四周,并无有门的痕迹,白衣郎君无法搞懂,只能认为别有功能的说:“看来,此山洞有传音功能,其实,并无有人存在。绿凤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转身离开的时候,多么熟悉的声音说,既来之则安之。声出,一道门从右边雪墙慢慢开启。接着,孩子嬉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。定睛一瞧,昆仑老祖抱着较梓从门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了白衣郎君绿凤,对眼熟的白衣郎君微笑了一下,对陌生的绿凤多停留了一刻,好像在问你是哪位?不等他俩对墙上忽开一扇门悟过神来,昆仑老祖疑惑的说到:“白公子,你们来此是为何事?莫不是专程而来?”

    见到昆仑老祖自然是高兴,功夫不服有心人那。高兴的说到:“前辈说的是,我们来此就是专程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昆仑老祖奥一声“是吗?有何事?对了,外面冷,里面坐吧。”

    里面,温度果然不一样了,外面零下三十多度,里面温度不在零下。走过一道弯便有了几间房屋,其中一间屋内的摆设好似客厅。有玉桌,有玉凳,最为珍贵的是玉碗玉筷。

    这样的东西真是稀奇。

    绿凤摸摸桌面,拿起碗左看右看夸赞说,好精致。

    昆仑老祖倒了热乎乎的茶水给他俩,然后抱着较梓说到:“说吧,来此何事?”

    此事关系重大,也就不绕弯子了,白衣郎君丝毫不敢懈怠,知道其中的重要性。开门见山的说到:“不瞒前辈,我们是为了雁形变秘籍而来。”

    听是雁形变秘籍,昆仑老祖不由一惊。雁形变秘籍乃师傅交代,除本们弟子外人不得得手,难道,他们不知这一点?若是为了雁形变秘籍而来,定是有事发生了。即使是有事,也不能违背师傅的遗愿。说到:“雁形变秘籍的情况你们都知,为了以防万一,师傅特将他们一分为三,而今,我这只有上下两册,就是将他们给了你们也是无济于事呀。对了,你们找雁形变秘籍何用呀?”

    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将事实经过告知昆仑老祖后说到:“为今,魔族公主插手,安军将士无可抵挡,除了雁形十八变剑法可以与此拼斗之外别无他法。如今,安军或已到达潼关,如果潼关被破,试问,长安还有的保吗?”

    即使雁形变秘籍能克制魔族公主,但现在自己手上只有上下两册,也不能成气候。说到:“要是雁形变剑法能将安贼打败自然是好事,可是,我手上只有两册,所以,也是于事无补呀。”

    提起雁形变秘籍,白衣郎君有必要将雁形变秘籍得真正经过告知昆仑老祖,不然,他会认为此秘籍是他师傅分成三份的。说到:“前辈至今还认为,此秘籍是你师傅所分,其实不然。”

    昆仑老祖大惊,难道不是吗?愿闻其详。

    “不瞒前辈说,我手上已得到了剩下的另一本。由此得知雁形变秘籍为何成了三份。在我得到它的时候,旁边还有一张纸卷,上面注明了雁形变秘籍的一些细节。”说着话,白衣郎君将雁形变秘籍的中册给了昆仑老祖。然后将怎么样得到它的经过说了一遍后,昆仑老祖恍然大悟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但不知师傅为何对自己这么说,雁形变秘籍的由来。看来师傅也不是真正了解雁形变秘籍的由来。罢了,它的由来已久,都已模糊,难怪师傅不清楚。既然现在用得上此秘籍,就让他们带走,也好斩妖除魔为民造福。想此,走到左边墙壁,一手指一指,见一道白气冲出顶在墙上,瞬间,一雪盒子从雪墙里面浮现并凸了出来,然后,两本雁形变秘籍飞起落到昆仑老祖手中。“此秘籍剑法我从未翻看过,关于它的种种传说,是真是假,其实没有人见到过,至于是否如传说中那般厉害,就不得其晓了。或许,是因为它永远缺失一本的原因吧。要不是今日你告知,我还真想去师傅故里寻找呢。既然你得到了另一本,这就说明,你与它有缘,什么事都讲究个缘分嘛。给,我把它交与你,希望你将它发扬光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