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衣郎君接过秘籍,翻看了一遍,按内容介绍,的确好剑法,不由得比划上了,可招式怎么也不能顺心顺意的融洽,就显得相当棘手。想不通,不明白的说到:“前辈,此剑法好神奇,比划都显得吃力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将另外两册单另放下,双手独自抱着上册反复推敲,但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昆仑老祖又拿起另一本翻看,依然,认为剑法神奇,但没得解,无法练习。

    绿凤情不自禁的好奇的也拿了一本翻看,结果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几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既然没办法揭开其中的奥秘,那就不解了。虽是如此想法但心有不甘,弄不清楚岂能放弃?可目前潼关之危,事态严峻,可以说无时可解。想此,白衣郎君说到:“前辈,由于前方事态紧急,我们就不在此耗时了,得尽快赶回去,不然,会怡误战机的。那时,就算拥有了雁形变秘籍真回天乏术了。”

    昆仑老祖明白其中的原由说到:“即是如此,那我就不留你们了,希望你们回去好好参研早日练就此剑法。”

    昆仑老祖为人就是磊落干脆,真没想到他能小我大义。即使是师傅有交代,他还是义气凛然毫无保留的将雁形变秘密拿出,这种行为算是高尚。难道,这些年在昆仑山呆傻了?带着好奇问道:“前辈,昆仑山终年积雪,可以说人困马隔,举步维艰,在这气候恶劣的条件下,这些年你是怎么走过来的?”

    昆仑老祖微笑说到:“要说条件艰苦那是自然的,不过时间长了就习惯了,习以为常嘛。实话说,刚到这里那会还真不适应,但没办法呀。如今好了,做什么都是顺心应手的,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应有尽有。”

    不错,确实如此。单看他的手法,取雁形变秘籍时的表露便知,他的内功深不可测,而且出神入化,已到登峰造极的地步。那么,是什么原因让他心甘情愿在此苦修?说到:“前辈,当初来此不是心血来潮吧?或是有什么苦衷?”

    “要说苦衷还真有,莫不是躲避独孤剑一伙人的追杀,谁会想起来此。如今,武艺精湛,仇人却是没了,这样也好,无忧无虑,了无牵挂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。仇人没了?不对呀,独孤剑一伙人不好好的活着嘛,前辈怎么说仇人都已死,是不是前辈搞错了?问道:“前辈,你说独孤剑已死,是不是弄错了?你从哪得来的消息?”

    闻听白衣郎君言语,昆仑老祖一惊,“怎么,他还没死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上次在天山一派时,这个消息是大家认可了的,而且,一年前就死了。”昆仑老祖不愿相信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错,若是按当时情况而论,的确如此。为了证实这个问题,我们亲自去了逍遥宫查探了一番。我们扒开棺木,里面确有尸骨,但面目全非因此无法辨认,只是找到了一只银铃铛。经过辨认,谁都不知银铃铛的来历,故将此事搁置至今。”白衣郎君说话之余从袖口取出了银铃铛给了昆仑老祖。“前辈,你可对它有影响?”

    接过银铃铛仔细的翻瞧后,觉得此物在谁的手里拿过,一时就是想不起在哪过眼过。“此物有些眼熟,但想不起在哪见过。”

    只要认识此物就能得知它的来历,这是好消息呀。白衣郎君高兴的说到:“前辈,你在想想。”

    想了好一阵子,终于有了记忆。“此事还是在二十年前了。”

    记得那是众人围堵金飞鹰的时候,见他在手里玩弄过此银铃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