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昆仑老祖言,又到了江湖门派围堵金飞鹰的那一段,不由得替金飞鹰惋惜。如果按昆仑老祖言表,此银铃铛曾经拥有者应该是金飞鹰,有此线索可推断,棺木内定是金飞鹰之身。想此,不由得,在某种意义上称赞独孤剑神通广大无所不能,就连死者也不让安息,真是卑鄙无耻坏事做绝。

    此言不能言语只能心知肚明,因为,绿凤在一旁。

    虽是绿凤与独孤剑已划清界线,毕竟有着养育之恩。为了不让她难受,只好恨独孤剑的所作所为埋在心里。

    绿凤见白衣郎君沉思说到:“郎君哥哥,在想什么?这么入神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在思考银铃铛为何在独孤剑的棺木内。”

    此事,自己一点不知情,至于为何,也想知道为什么。看着郎君哥哥,一脸懵懂的迫切想知道答案。然而,白衣郎君没有再说什么,或许,是顾及自己的感受吧。“为什么会是这样的?”

    这样一说,白衣郎君,昆仑老祖都同情绿凤,相反说明,独孤剑行事够机密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说到:“一切都是阴谋。”

    绿凤思索一会好像知道了缘由,但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有此言,昆仑老祖明白了,金飞鹰的尸体被运到了逍遥宫,难怪,事后处理尸身无处可寻,原来,被人瞬间劫走利用了。气愤的说到:“这个独孤剑不要让我遇到,定会扒了他的皮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绿凤的心情顿时难堪。这点,白衣郎君注意到了,而昆仑老祖也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昆仑老祖不明白的说到:“这姑娘怎么了?脸色这么难看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刚要介绍,绿凤抢言自我介绍,但没说明与独孤剑的关系。“前辈您好,我没事。我叫绿凤,见过前辈。”说着话行了江湖礼。

    昆仑老祖还礼后仔细端详绿凤的模样后,说,姑娘长得这般标致,跟我见过的一个朋友的妻子的模样相当,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相像之人比比皆是啊。

    是吗?绿凤惊异“前辈说说,我像您哪位朋友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说是朋友但没深交,也算是几面的朋友吧。一日在杭州遇到他们时,他携妻儿游玩,他妻只是那一面,让我有了印象。不过不要误会奥,我这人可是过目不忘。”昆仑老祖开玩笑的说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还以为前辈认识的那人是我娘呢。”绿凤嘻嘻说。

    昆仑老祖呵呵说,这丫头真会开玩笑。转身又说。

    “白公子,此秘籍就交与你了,希望你能将它发扬光大,力克魔族公主。”昆仑老祖很期待的说。“对了,独孤剑你们见过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一月前,在长安见过。前辈的意思是?”白衣郎君毫无保留的说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最终会有个交代的。只是现在较梓需要人照顾,一时走不开。”昆仑老祖无奈的说。眼神充满了仇恨。

    绿凤晓得昆仑老祖的心情,虽是对独孤剑的所作所为充满恨意,但不希望看到大家伙有一天面对独孤剑大开杀界,在心里默默祈祷独孤剑尽快制止血腥的道路回头是岸。

    每次提起独孤剑,绿凤姑娘就会难过,难不成,她认识独孤剑?昆仑老祖猜测的说到:“绿凤,看你气色,分析,你认识独孤剑?而且关系非浅。”

    自己不想说,但脸色已经出卖了自己,再是不承认,郎君哥哥也会拆穿自己告知昆仑老祖的。再是瞒下去毫无意义。想此说到:“前辈眼力就是厉害,实不相瞒,独孤剑是我养父。”稍停“若是独孤剑对前辈造成了什么伤害,在这,我替他受过。”

    想想独孤剑对自己造成了多大的伤害磨难,此仇不报誓不为人。听是养女,昆仑老祖依然气愤,但想想,始终是养女而不是亲生的,俗话说的好,冤有头债有主,也就不再追究。听她口气要给独孤剑替罪,这份担当难能可贵呀,没想到,独孤剑作恶多端,还能育出这般懂事的孩子。想不通,想想真不合独孤剑行事。也许,不是亲生的缘故吧!

    “罢了,我欲修心,恩怨仇恨暂隔一边,若是他有悔改,我会考虑放下往事的。绿凤姑娘不必为他带过,不值得。如有一日,你见到独孤剑,带我说句话给他。回头是岸,立地成佛。”

    绿凤谢过昆仑老祖,一定将话带到。

    昆仑老祖又说,前方战事吃紧你们赶路要紧。

    是呀,时不我待,得即刻动身。白衣郎君绿凤告别了昆仑老祖即刻往回赶。

    临走时,昆仑老祖说,我送你们一程。

    不知使用了什么法术,他们行路如草上飞,三天的路程,他们三个时辰就到了潼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