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常青决定暗兵不动说到:“仙子,潼关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如果惧不出战,安贼又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不错,如果坚守不战,安贼是没办法,可这不是长久之计,时间长了,他们会想到办法的,那时,悔之晚亦。想此说到:“如此,只能是暂时而不能长久,久了无疑是坐以待毙。”

    封常青忙打岔“仙子此言差异,我会寻找时机一举消灭安贼的。”

    珼雅很想在说几句,但伤势严重不允许她继续耗此,便没在说什么。虽是嘴上无言语,在心里已是批评的厉害,出尔反尔,兵家大忌。说到:“既然封将军有把握,就随你意。不过我还的提醒你一句,大局为重。好了,由于身体不适,先行告退,这里就有封将军多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珼雅要走巴不得,省的在这碍手碍脚。笑嘻嘻的恭送珼雅说到:“仙子回去好好歇着,这里有我你大可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不是珼雅真要走,而是封将军有着指挥大权,自己再是说什么,他不会听的,总之,他就是不按原计划行动,说来说去,还是对白衣郎君不满。罢了,看他如何行动再做打算吧。想着问题,慢慢的远离了。

    珼雅的离去,封常青得意忘形,我就不信离了他们地球还不转?有了优越条件的地形,我就不信我不能战胜?等我打败安贼那时,看你姓白的还牛逼什么。

    独孤剑派去的探子很顺利的探取到了地势消息,说是阵前空间很广,无伏兵迹象。

    原本构想,唐军定是在此有所大动作,没想到还是无为,即如此,可不能错过天给良机。否则,等他们醒悟,那时便悔之晚亦。于是速命令,即刻发兵。可是,自己手下只有四万兵马,怎能攻克潼关?这可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义泉被安禄山封为副先锋,独孤剑的思考他是晓得的。上前一步说到:“要是有所顾虑,为了万无一失,我们还是等大军到来在行动吧。”

    不了解情况,贸然行动,必败无疑。但若是等待,岂不怡误战机,错过最佳良机?思来想去,觉得还是进军以待观察。

    想此,依然下令行动了。

    兵临城下,似满山满海,黑压压一片。封常青看着眼前场景倒是无所畏惧,不过安贼人多势众又让他心生怯意。黑乎乎一片,指不定有十来万兵马,要是轻举妄动,岂不给安贼打开了城门。于是觉得,为了万无一失,最好坚守不战。原本自己的构想,在原计划上稍加变动,也算自己的一整套部署,而今可好,安贼兵马顷刻间就到,就算伏兵下去也是白白送死。想此下令,观察敌情,以待出击。

    坚守不战一呆就是两日,而安军大军也已到此,算是各路兵马齐聚,是攻城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独孤剑就要发布命令,让公孙雯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此处地形对我们十分不利,稍有不慎,损兵折将。为了万无一失,需的要他们出战才是上上策。”

    独孤剑再没说啥,看向安禄山。

    安禄山知道魔族公主的厉害,所以说啥就是啥,同意了她的见解,要独孤剑听从魔族公主的一切指令,不得擅自行动,否则军法处置。

    唐军暗兵不动,看来,他们利用地势优越来个坚守不战,即如此,就采取叫骂攻心之战术。于是命独孤剑要他兵士叫骂,骂的唐军出战为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