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真气耗损的缘故,一直闭目养神,听到问话,珼雅才睁开眼睛看向白衣郎君。知道,封常青此举完全不顾大局,算是私心到家了。他这样做,拿大家的生命开玩笑。想到严重的后果,不再绕圈子,开门见山的说到:“封常青如此,白公子对战事怎么看?是坚持原计划还是重新部署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严峻,稍有不慎全军覆没之危险依然存在。若是原计划行动,那么,此刻伏击怎么样才能完成?若是改变计划岂是易事?如何行动只能观察敌之动向后才能抉择。

    “回仙子话,这需要探查情况而论。因为,若按原计划已是不行,重新部署也显困难,唯有摸清实地情况才能有准确的对策。安军实力庞大,稍有差吃定会满盘皆输,因此,慎之有慎才可。”

    珼雅点点头,没说什么,在心里已是夸赞。果然是个人物,聪明才智一点不为过,有大将风范。

    那你去吧。

    对于战事只能是以亡羊补牢的心态去拯救,但不能有一丝的侥幸心理处理此事。而对于雁形变秘籍,一点头绪都没有,无法参透因此还需仙子的相助。说到:“仙子,战事已成定局,只能以现有的实际情况从长计议,好在安军拿潼关优越条件易守难攻没辙,此而危险还够不成。而当务之急,应是揭开雁形十八变剑法的奥秘。如今,雁形变秘籍已取回,可惜不能将它应用,此而,仙子位列仙帮,古往今来见多识广,所以,敢请仙子,解开秘籍其中的奥秘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在昆仑山的奇遇,说明你与仙家缘分非浅,得到雁形变秘籍又是轻而易举,看来,日后必成大器。好吧,我看看。不过,我也保不准一定能参透,所以,你不要报太大的希望。”珼雅脸色微悦无把握的说,不过句句真实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将秘籍给了珼雅,要她细细分析,待自己听取结果,然后去见封常青。

    无己老人清苦大师还有方丈大师都说一起去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,在封常青看来就是兴师问罪,即使是这样的理解还的笑脸相陪。毕竟,知道他们所来的目的。但明知故问的装作不知的态度说到:“各位大师来此必是有要事,不妨之言。”说着话见到白衣郎君。他的到来让自己吃惊不小,真是神速呀。昆仑山距离此地千里,怎么说,来去再是飞檐走壁也得七八日,他倒好,只用四天时日,真不可思议,更是匪夷所思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但事实如此。即如此,也不关自己事,反而,对自己有好处。正愁无机会转移话题,这不,时机就来了。言语到:“白公子昆仑山之行可好?”稍停奥一声:“见你气色定是旗开得胜呀。不过有一点让我好奇,昆仑山之行,千里迢迢,最快也得七八日,而你,只是三日半,看来,白公子会法术?不然,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会不会法术,这与战事有何关联,这不是明显的转移话题吗?真够狡猾,白衣郎君不耐烦的态度,封常青一目了然。可自己是此处守将大权在握,即是他神通广大,又能奈我何?由此不胆怯的又说:“瞧你一脸沧桑样,想必一路辛苦了,来,坐到暖盆这,好好歇息。”

    想起他不按原计划行事,怡误战机,白衣郎君早已有气,但人家是指挥者,自己不能发火更不能越俎代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