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孙雯彻夜未眠,细思量那种抑制自己法力的怪味道但是无果,看来,用魔力制服他们已是过去的事了,最终决定用火炮攻击。

    第二天,命人请来独孤剑,商议后,立刻开火攻击。

    虽是火炮攻击,但攻击力度却是不强。那炮弹有的落在城楼前,有的落在墙上,只有少量的落在城楼顶。

    炮弹威力不算是强大,但杀伤力还是强劲,炸的尘土飞扬,伤的兵士真是人仰马翻好不夸张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一伙人冒着危险上了城楼,观察甚微,发现二百米处有炮台。

    至于几架火炮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本想给安贼个始料不及,没想到他们让自己始料不及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万万没想到,安贼也采取了炮攻。

    是呀,这样的地形谁都会想到,炮攻,是最有效的攻击。

    封常青急言问道:“白公子,这如何应对呀?敌人的火力太猛了,如此下去,城楼会被轰塌的。”

    如今阵势,只有打垮炮台别无他法。想此,胸有成竹的说到:“该是我们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封常青懵懂不知是什么意思,细细思量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然后随白衣郎君下了城楼顶来到大院,把做好的助远器摆正,放上点燃了的炸药包,角度准确后,使劲儿一扔,瞬间,炸药包漫天飞舞砸向炮台。

    由于距离的原因,炸药包基本落在了炮台前沿,对炮台没有丝毫损伤。因此,火炮弹依然对城楼狂轰乱炸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仔细一瞧,原来距离不够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忙让梁木上升三指头接着发射。

    上升一指,距离就会远五步之遥,三指,就是十几步,如此,距离炮台拉近,位置正中。

    果然,炸药包砸中了炮台中央,炮台就地开花。火炮随之炮台的倒塌被炸的粉碎飞上了天。

    炮台的粉碎,标致着火炮已无用处,这下,独孤剑一干人等一惊,始料不及呀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们还有这玩意?

    从空中抛来的物体细瞧之原来是炸药包,而不是火炮弹,这下,公孙雯懵了。这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炮台被毁,安贼攻城的武器装备就此全无,借势,炸药包又飞向了安贼兵士人群。炸的安军人仰马翻,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公孙雯立刻下令收兵。

    真是大快人心呀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一伙人无不高兴,快要举杯欢庆。

    看着撤走的安贼兵士,将士们欢心鼓舞士气高涨。

    安贼攻城的势气已去,又见安贼的狼狈样,料定,此次出战攻击定能大捷,白衣郎君要求封常青即刻出兵迎敌。

    不错,趁胜追击定能旗开得胜,不过,要是按了他意,岂不再一次的证明此次战役是他指挥,更加彰显他的厉害。想此,万不可可随他意,得找个理由推开,不能让他再出风头了,否则,自己有何颜面在此。说到:“不急。安贼虽是狼狈不堪,但毕竟是一小部分,贸然行动,无疑,正中他们下怀?由此,我们得慎之又慎小心为妙,方可万无一失。另着,安贼的攻城计划被粉碎已无堪忧,危险去也。白公子,不急于一时半会,好好休息一下,让我们筹划一番,争取一举消灭安贼可好?”

    如此,定会错失战机,再想寻得良机难亦。但封常青态度坚决,白衣郎君再无说话只有叹息的份。

    众人也是一样的心情,但无法改变事实。

    这战打的真是憋屈,攻城还未行动就被毁了武器,出师不利呀。

    独孤剑一伙人在大帐里闷闷不乐,想着失败的经验。

    要是大军集结,没有火炮照样能攻城。义泉叫喊着。

    不错。独孤剑接言说到:“公主殿下,我大军何时到来?”

    公孙雯粗略的估计一下说到:“一月时间准到。”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啊?是的。各个地方得留守军队,一时半会抽调兵马有些麻烦。不过不用着急,只要唐军坚守不战就是我们最大的胜利。可是,唐军不会傻的趁胜追击这点道理都不懂吧?要说不懂那是假的,以我分析,他们定会拒不出战。出现这种情况,是因为他们之间不和,不然,不会如此的。

    由此笃定,公孙雯觉得只要稍等时日应该不是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