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孙雯狠毒的扑了过来,想一招毙命白衣郎君,但每个人都有百狗血护身,为的就是以防万一被魔族公主突袭了,没想到还真用上了。

    见机行事,早把准备好的装有百狗血的小瓷瓶盖打开,照着扑来的公孙雯撒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到撒来的东西,公孙雯一无所知那是什么东西,原本不用理睬,但那股酸臭味道再一次的扑鼻而来让自己紧张起来更加毛骨悚然,瞬间调转身子回到了原位。

    想着一招毙命白衣郎君,不料,人算不如天算,什么事都是瞬息万变更无规则。因此,对白衣郎君的失手并无遗憾,只能解释为人家命不该绝。

    如此,魔力已无用处,只能是以眼前的实力消灭他们。

    说到凡力,按自己的魔法推算部署,这会,东西两股实力应该已被消灭,剩下的,只有眼前的这些人了。

    又见此处,那些被称为武林豪杰的大师们都在,心中一阵紧张。因为,没了魔力,对付他们就是毫无办法。为了安全躲了起来指挥,叫人大力拼杀,争取灭了他们。

    一阵混战,双方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由于唐军被吃掉了两股夹击安贼的实力,人马紧缺,不敌安军,几乎到了全军覆没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看着不断涌来的安军,封常青几乎绝望,意识到大难临头。为什么左右两路围抄的兵马还不到来?

    见此情况,再不能顾及他们的生命了,若是再不出手定会大败。白衣郎君果断的拔剑劈杀,一时间,随着剑气凌然,一波三折,从安军将士的脖颈,腰部和腿部瞬间绕过,顿时倒下一大堆。那哀嚎声,痛苦的嘶叫声震天。

    绿凤见之白衣郎君大开杀界,于是拔剑毫不顾及的随之。霎间,安军将士人仰马翻好个惨景。

    借机,士气高涨,封常青命人速杀。

    若是照此下去,就算人有唐军百倍也无济于事。公孙雯着急起来说到:“独孤将军,该是你们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是呀,再不出手阻止,这小子定会杀光将士。于是和义泉还有自己的老属下冲向了白衣郎君绿凤。

    独孤剑一伙人的进攻,阻止了白衣郎君绿凤。

    独孤剑呵斥到:“小子,别太得意,老夫来也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说到:“来了又能怎地,照杀不误。”

    好,牛气冲天。

    瞬间消失不见,幻影大法功就是厉害。

    但白衣郎君对独孤剑的行踪还是了如指掌的,速度再快还是逃不过自己明锐的眼光。

    而幻影大法在此刻已不是单纯的速度快,而是忽有忽无踪迹不明。见他攻击而来,出招后却是无法攻击到,无疑难度加大。

    难道,幻影大法已练至炉火纯青的地步了?

    白衣郎君纳闷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下,真的抓不到独孤剑的行踪了。

    无己老人打倒几个兵士,在转身瞬间,见到独孤剑临空一掌劈向白衣郎君的天门盖,而白公子却是不清楚此举,还在四处寻找,想过去阻止根本脱不开身也来不及出手阻止只好叫道,白公子,小心头顶。

    听到叫声,忙抬头,果然,一只大手临空而至,想走开,已是来不及。要遇别人定是神情慌张不知所措,而白衣郎君则是不慌不忙速度极快的挥剑从头顶杀过,如此料定,偷袭之人不得不离开。

    不错,独孤剑知道,此剑的厉害,不得不放弃偷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