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孤剑的招式刁钻,但无功而返,气怒的回到了原位说到:“小子行啊,几日不见功夫见长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虽是脸带笑意但心中怒火中烧,敷衍性质的夸夸其谈牛气冲天的说到:“那是当然,本人勤奋好学无所不成,你区区幻影大法能耐我何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你胖还喘上了,自不量力。”

    虽是气怒,可无力出手,再次出手也会以失败告终。独孤剑恨恨的看着白衣郎君却是无能为力。此刻,只能是如此境界了,无法动手。

    独孤剑的呆愣,让义泉极不舒服。说到:“有什么难处?要不,咋们联手。”

    联手要是能让姓白的卑躬屈膝也可,但是有可能吗?独孤剑觉得万万不可没必要。

    “他有灵剑在手,我们联手固然可行,但他们不会如此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好的办法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”

    公孙雯听之不快说到:“难道,就这样不了了之,任他枉为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。虽是我们无力抵抗,可我们有人,这是优势。他纵是有灵剑在手,我们也是占尽了上风。相信,成千上万的将士们一拥而上,定是不可阻挡。姓白的再是厉害,只要人山人海围住他,本事了得也无处可施,最终,胜利属于我们的。公主殿下,我说的可是真实。”独孤剑分析着,表情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此说,是这么个理。公孙雯便不再害怕,心安理得的静候佳音。

    安军接二连三的纷拥而来,围的密不透风。白衣郎君一伙人再是本事了得也无法施展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再是继续,定会全军覆没。封常青忧心忡忡的下令撤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这种场面的确不易再战,撤离应该是上上策。但眼下安军步步紧逼,撤回寸步难回。即使这样,必须的撤回,不然全军覆没。但问题是,撤退了撤回哪里?安军寸步不离,撤退,无疑将他们迎进关内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白衣郎君果断的说不能退。

    封常青不明白说,难道你要等死?

    不是我等死,而是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有兵士们挡着,怎么地也能安全撤离。

    若如此,可以。白衣郎君再无话语,因为无话所说,还是暂且听他一次,兴许,能安全撤离到关内并且关闭城门。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,依然心存疑虑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的撤离,封常青要白衣郎君和绿凤留下善后,这样,才有十足的把握退到关内。

    要白衣郎君绿凤留守,原因是他们拥有乌金剑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命令,白衣郎君绿凤自然是义不容辞,担当这份命令。不是说一切听就封常青指令,而是为了大局。

    无己老人,清苦大师,方丈大师,王秀红,华玲玉,子云子,每个人都争先恐后的要留下,与白衣郎君绿凤一起抗敌,这样更有保障。

    封常青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,有他们这伙人留此,自己撤退几率很大,因此道谢了各位大师自己撤回关里了。

    有了大家的奋力拼搏,安军再是人多拥挤也是寸步难行。但毕竟,安军人多势重步步紧逼,最终,各位大师退了下来,见全部人退回瞬间一起进了潼关城。

    因此,给了安军破城之机。瞬间,一根大木头使劲儿的顶大门。

    退回关内脚未稳,就听砸门的声音。有兵士叫,安贼砸门了。

    封常青立即传令要弓箭手伺候,但安贼密密麻麻一大片,弓箭射去于事无补。因为,人人密集,箭射去如在一人身上,起不到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看了现场,白衣郎君心知大势已去,安军破城只是时间问题。再是想辙也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绿凤说到:“郎君哥哥,就这样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