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局不利,绿凤担忧,问白衣郎君,难道再无辙,任由他们破城,就这样了吗?白衣郎君看了战局说当然不是了。这么说,只是安慰绿凤着急的心态罢了。虽是豪言壮语心中却是没底。如此阵势,怎能有法?但看到手中剑又是不甘心,挥剑劈之,果然见成效,死伤一大片。

    绿凤立刻随之,希望能见成效。

    双剑合并,高高的城楼距离安军足有十步,但剑气依然威风,杀的安军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公孙雯见之,忙命弓箭手射杀白衣郎君绿凤。

    箭飞冲天,如雨覆盖潼关城楼不得不撤。

    如此阵势,城破就在眼前。撤,也得将仙子带走。

    急忙来到珼雅房间,珼雅还在专心致志的研究雁形变剑法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着急的扶起了珼雅说,仙子,此地危险,需即刻离开。

    珼雅一心在钻研雁形变剑法,忽视了战事,岂不知自己处于及及可危的状态。听到败局已成定局,而自己却是无能为力,爱莫能助。关心的说到:“难道,就没有挽回的余地?”

    思前想后,左思右想,根本无计可施。但凡有一丝丝渺茫的机会,都是有希望的。而此刻,毫无蛛丝马迹的缝隙存留,就算见缝插针,无处可施。想此摇摇头说到:“安军势如破竹,又人多势重,没法可想呀。仙子,我们速速离开,再做计较。”

    对白衣郎君深信不疑,他的话如自己所说般可信。没有再说什么随之而去。

    刚出门,几声大叫,挺惨的。随之而来的还有其他不愿听到的语言。挡门的横木被安贼破开了,快跑啊。

    呼啦啦,阵阵人群前拥后挤的跑了过来,各个如兔遇狼般惊慌失措,展现出狼狈样急不可待的逃命去了。

    大势已去,再无回天之力。封常青知道,到了如此地步都是因为有了姓白的在此,想想,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断。不过又一想,他们也是好意,是自己心胸狭窄,嫉妒心大起,导致潼关败局已定,真是后悔不已。后悔莫及已是迟亦,但无后悔药,若是有该多好啊?罢了,还是逃命要紧,只要躲过这一劫,就会有翻盘的那一刻。想此,随着溜兵诚惶诚恐的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安兵杀来,喊声震天,有心将他们拦阻,但独木难支,再着,珼雅还的有人保护。罢了,只要珼雅无事,什么事儿都会迎刃而解的。于是在安军迎来时刻,护着珼雅速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潼关之战就这样在有准备有计划周密的情况下草草了事了,而且败的一塌糊涂。说来说去,是李亨没有把实权交于本事之人,导致守将妒忌,最终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安禄山站在潼关城楼之上瞭看长安,虽是路途遥远但觉近在咫尺,故再度想到皇袍加身,群臣跪拜的场景。无不大快人心,不由得笑声震天。

    公孙雯,独孤剑,义泉等人了之安禄山心思,随之欢心鼓舞,一片欣欣向荣的气氛让他们高歌载舞。

    笑声至,安禄山指着长安说到:“潼关已破,说明胜利在望。相信,随着潼关之战大捷,李隆基老儿定会惊慌失措,对战局朦朦胧胧,趁机,一鼓作气,夺取长安已是定局。哈哈哈”

    公孙雯等人一起恭喜贺喜安禄山取得了天下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结局,是我皇英明神武才有的。吾皇万岁。”公孙雯敷衍的心态,但嘴巴很甜的说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万众一心,独孤剑一伙人即可支持安禄山在长安正式登基称帝。

    封常青一路逃走,深怕被安军逮住。他知道,唯一的活路就是尽快赶到长安,将此次战役失败的原因统统推到白衣郎君一伙人身上,否则,难逃罪则。

    于是三步并作两步诚惶诚恐日夜监程,不料,在半路遇到了李亨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,封常青将一切责任推到了白衣郎君身上。处于相信状态,李亨犹豫不决,决定等到白衣郎君问个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一伙人,虽是有珼雅行路不便的原因,并没有落下行程而是紧紧尾随,但还是有距离的,不远,三里路以上。

    见到李亨,众人行了礼,又问太子殿下为何姗姗来迟的原因,李亨说公务繁忙。李亨又问了潼关之战失败的原因,白衣郎君一五一十据实回报。得知潼关失手,原因是指挥不当中了敌军埋伏。李亨当机立断捆绑了封常青待后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