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是留此,定会被来势凶猛的安军歼灭。李隆基做出决定即刻撤离。李亨随了百姓呼声没有去往成都,而是距离长安百里处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帐房里面,白衣郎君一伙人和李亨围着桌子喝着热乎乎的奶茶。面前摆着一些水果,虽是不多但品类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皇宫被安禄山占领后,大家心中不是个滋味。事已至此,只能认了,但不能沉默下去。

    李亨说到:“眼前局势严峻,得有个应对之策。各位大师,都说说各自的意见吧。”

    要说应对,唯有人手足矣别无他法,这个问题大家都懂。所以,没什么意见可发表,一时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沉静一刻,白衣郎君想知道大唐朝廷现有手握重兵的将军还有谁?

    李亨说有好几个,但不知他们的心理素质能否过关。不过有两人,百分百可信任,他就是郭子仪李光弼。

    郭子仪,李光弼?两位将军倒是没有听过,或许是自己孤陋寡闻所致。白衣郎君想知道他俩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两位将军都在西部,兵力充足,两部兵力和一起不下十余万。”李亨简介着。

    有了此情况,白衣郎君知道怎么做了。“即如此,事不宜迟,速速联系他们,能不能翻盘,就看他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的建议,李亨采纳了,此次任务就有白衣郎君去完成。

    绿凤自然随去,不可缺少。

    其他人则留守李亨身边起到保护作用。

    安禄山占领长安来了个举国欢庆,一连几日得意洋洋,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。这样的场景,公孙雯好生羡慕嫉妒,于是启动了早已部署的计划。其实,只要大局已定,这个计划必须启动。

    她找到了安庆绪。

    此刻的安庆绪,已贵为王爷,奉命留守长安。而安禄山则回了洛阳,做他的大燕皇帝去了。

    要想不留生息的除去安禄山,唯有他的儿子能做到。安庆绪见到公孙雯有些不解,她为何留在长安?见礼不明白的说,“皇上已下旨,要公主殿下即刻回洛阳,难道,有什么事吗?还是公主对本王有何指示?”

    公孙雯脸带微笑的说到:“也没什么事,但有一事,搁置我心里很久了,觉得压抑。”

    安庆绪无所谓的奥一声“什么事让您忧心?公主殿下不妨一说,看本王能否帮你。”

    为了让事情显得更加紧张要紧,公孙雯故意的又犹豫了一下说到:“王爷安前马后不辞辛苦,得来的却是没有任何回报。因此,本宫为你抱怨呀。”

    听她话话里有话,但不知道她是何意?自己已是王爷,该得的应该有了,还有什么没有回报的?

    越想越纳闷,于是请教公孙雯把话言明。

    既然已有开局,就得按部署一一进行。

    “豪爽。既然王爷慷慨,本宫也就不再藏着噎着了。实话告诉你,你那爹准备立你那最小的弟弟为太子。”

    安庆绪勃然大怒。自己风里雨里从不埋怨什么,任劳任怨,为的就是将来能坐大燕皇帝,没想到,竟是这样的结局,真是造化弄人。不管怎么说,什么因素,都不能让那黄口小子成为太子。激动不已的说到:“多谢公主殿下告知。公主,你有什么妙招,能让那小子不能成为太子?”

    见安庆绪心情激动,公孙雯知道,大事可成。然后,悄声细语的给安庆绪好好说了一顿,然后,安庆绪表态,知道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郭子仪,李光弼,都在陕甘一代,路程自然较近。行了几天的路程,就要见到郭子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