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懂得白衣郎君所想,于是很配合的吃力的将能让剑劈到的位置露了出去。

    付一卓从西头为头起,一连串大家连在一起。虽然铁链有较大的空隙,但从脚脖子位置打开还真是不易。不过有灵剑在手,任凭铁链再是坚固,相信,一样摧毁它。

    瞅准人与人之间铁链空间劈了下去,试试能否轻易打开。剑气而至,显得很轻松,就像一根小木棍一折而断。几下后,几人便被解脱,但始终脚带铁链。

    他们的精神已被折磨的剩下一口气了,再也没有力气像从前那样彪悍高大。

    绿凤扶住谢婉如,谢婉如则搀扶着雷行,雷行扶着华欲,华欲扶着师傅,他们为一伙,相互照顾。

    而另一伙,则是欢乐七身,也是相互照顾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伙只有一个人,便是付一卓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扶着付一卓说到:“前辈,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付一卓晃晃头声音低沉,但那种豪气依存,不认输的劲头大在。“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声音沙哑,表现出严重缺水,但硬是坚持说出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这样的境界,不是常人所能承受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在心里佩服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走路不便,想此刻打开铁链分明难度很大,一不小心就会触伤。此处灯光暗淡,为了安全还是到了外面甚好。

    走路再是艰难,也得上台阶。因此行走起来极为不便。

    困难重重尤为艰辛,不过,终于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见到阳光,众人难睁眼,阳光如针直刺眼球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便恢复了原态。

    大家获得了自由,各个对外面此地的环境赏心悦目,因为,此建筑设计太不一般了。

    有了好的环境心情也在变化,但他们都忽略了一点,就是危险已经向他们靠拢。

    只有绿凤一直注视着院内变化,不是那种原有的惨淡境界而是已被围得水泄不通的界面。原来,那些穿戴破烂的人各个手持大刀长枪,穷凶极恶的围了过来冷视着自己。忙叫,郎君哥哥,快看。我注意到了,不怕。

    随着他们的涌入,瞬间明白了,此处就是一个建在戈壁中的秘密联络点,不是什么村庄。叹息一声,独孤剑,你真能。

    被打趴下的那一人嚣张的上前一步说到,只要你们乖乖的回去,我保证,你们的生命安全。

    绿凤耐不住性子说,谁会下这地下室还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鹿死谁手,咱们走着瞧。

    话落,速度极快的驶向那人。

    此举,绿凤想生擒活拿,这样,就可治住其他人。眼瞅就要捉住那人的瞬间,一道黑雾突现,即刻变成一把飞刀刺来。由于距离较近,绿凤无法躲避,只有任凭飞刀刺入胸膛。

    危机时刻,一道剑气挡去了飞刀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知道,此人熟悉法术,定是瞬息万变防不胜防,对绿凤对他的攻击极不放心的在一边观察,如有不测,以防万一。果然,让自己猜中了。由此觉得,此人出招狠毒,定是无恶不作,今日若是手下留情,日后定会祸害人间。

    就在挡去飞刀的那一刻,剑气一横从那人脖颈而过,霎时,鲜血四溅。此举,惹怒了众人,各个怒气丛生,但敢怒不敢言,只有不服的感觉存在,而不敢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用剑指着众人没出手,示意最好不要往前一步。因为,想给他们一条生路。说,想活命的让开。

    他们凭借人多势众的优势想弄死入侵者,于是一个胆肥的家伙叫道,别怕,其他人已是废物,区区两人有何惧哉?听我的,给我杀。

    或许此人是头的缘故,话落,各个挥刀就来。

    要想尽快的平息这件事就得速战速决,不然,不知又有多少无辜产生。于是采取措施,擒贼先擒王。还不等动手,看清楚对方,就被对方轻易的逮住了。被白衣郎君一手捏住了脖子,说,让他们让开,不然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那人恨恨的说,死有何惧?

    见过好些人被自己控制都是跪地求饶,今日得见此人此举耳目一新很难得呀。吆喝,不怕死,好,我成全你。

    说着话,举剑劈下。

    此举,不是真劈而是吓唬。在剑举起劈下的那一瞬间,众人身后有几棵树,其中一颗就是所劈目标。树在毫无反应的状态下,那些细枝条被断开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小子,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其实在剑举起的瞬间,那人已经害怕,不然,小便不会失禁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乐了,就连他的同伙也乐了。

    推开那人说,我们要走,请让开。走的当即时分,想到铁链的问题,指着铁链说,把它打开。

    打开铁链,没人有这本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