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是难过也得把事实告知与他,但令自己不解的是,他为什么还不知晓家中巨变?难道,书信往来不方便?罢了,实情相告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听完全家遇难之事,张巡悲痛欲绝,瘫倒在地哭声震天,一时间晕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此症状属于悲伤过度,安危自己不必惊慌。让兵士们把张将军抬进了他的大帐好好休息一下,希望早日从悲伤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怎么也想不到,在这能遇到张生的亲大哥,事情就是这么凑巧。

    此刻,一兵士说将军有请。白衣郎君顺便问了此将军是李光弼将军还是郭子仪将军?兵士告诉是郭子仪将军。

    来到大帐,帐内简单无奇,除了桌子椅子别无其他的,十分简陋。由此看出郭子仪的廉洁清正。

    郭子仪四方脸,长胡须,面相淳朴,一幅忠诚之相,没有一丝一毫的奸诈狡猾存在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的分析绝对正确,算是知根知底。

    扫了郭子仪一眼,瞬间完成了对郭子仪外在的诚实给了自己肯定后,行了江湖礼,见过郭子仪,自我介绍并说明了来意,受谁指示。

    郭子仪客气的接待了白衣郎君,埋怨的说到:“造就如今局势,都是朝廷任人为亲一手遮天的结果。而安贼,朝廷为他宝,养尊处优,岂不知人心难料养虎为患。此次来势汹汹,定是絮某已久。”稍停叹口气“我不是埋怨,指责朝廷,而是杨国忠是一个奸逆小人,欺上满下,搞得朝政混乱乌烟瘴气,不然,安贼不会有机会嚣张跋扈更不会有了今日之局。”说着话,左手抬起示意喝茶。

    听了郭将军的肺腑之言,由此明白了政局是多么的可怕。稍有不慎全线崩溃。世间安危,全凭宰相如何处事。

    一不小心,酿成成千上万的民众颠沛流离无家可归。

    自己是一个跑江湖的,本对朝堂政局一窍不通,如今,在郭将军的唠叨之言下,算是领教,也算茅塞顿开,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端起茶碗敬了郭子仪说到:“如今局势十分严峻,郭将军可有良策应对?这是我来此的真正目的,也是太子殿下所期盼的。”

    当前形式,郭子仪不可能无动于衷而是早有盘算,打败安贼不是此时而是等待时机。安贼士气高扬,所到之处所向披靡,现在与他们拼是下下策。待过些日子,他们放松警惕性,那时,就是反攻之日。

    如此分析定是有一定的道理,真是老谋深算,可敬。

    郭自仪对白衣郎君的夸赞不胜荣幸,谦虚的说,这是兵家常理没有秒算可言,你过奖了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则是笑脸迎合,将军不必谦虚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相互推辞,

    此时,一兵走进大帐说,外面有一女子求见将军。

    女子?何来女子?

    军中严令,不准女子进入,这规矩,众所周知,怎么会有女子闯了进来,胡闹。再一想,肯定是白公子带来的,便不再责怪兵士玩忽职守并让进来。

    本想说明,但郭子仪早已猜到便没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绿凤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,见礼郭子仪后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郭子仪笑脸相迎说:“姑娘美貌,温文尔雅。白公子英俊潇洒,可谓天配佳偶。请坐,绿凤姑娘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话题绿凤一万个喜欢,脸带笑意。处于姑娘家那种羞涩又是难为情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不好意思的把话题转移说到:“将军,李光弼李将军离此有多远?”

    郭子仪说,不远,二百余里。怎么,还的去见李将军?

    白衣郎君点点头,是的。不瞒郭将军,太子殿下指明要你和李将军一起浴血奋战,大唐江山就指望两位将军了。所以,太子殿下对你们期望很高。

    听到此话,心里暖呼呼的,在心里,即刻表决,肝脑涂地在所不辞,誓死捍卫大唐王朝。说到:“白公子回去告知太子殿下,本将军愿为大唐江山上刀山下火海绝无二言。”

    这份表态难能可贵。要是和平时节,定不会当一回事。可在此时,正处大唐江山危难,能有这样的决心,忠心可嘉。

    “好,将军决心,一定传达给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了解了郭自仪之意,便匆匆告别了,又踏上了征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