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人悄无声息的控制了守卫,听到郭子仪的命令训练有素的走了进来,见到郭子仪二话不说,手一扬,一个个飞镖钉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要是其别消息,也不会速然起床,听的巡逻兵有事,想来份量不轻定是发现了异常,一下子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,挪了一下屁股,算是坐在床边上,接着脚下床踩在床下凳子上面准备穿鞋。一伙人一拥而入不合以往的逻辑,疑问,今日这是怎么了,来这样多人?难道他们不知这是违规?见到来人想责问一二,谁知他们各个手臂一扬,一个个飞镖钉像枣核打向自己。

    原本睡得迷迷糊糊,这一举动让自己十分清醒。

    飞镖钉飞来速度极快,想挪身躲避根本来不及,算是无处可逃。不过,后躺身与床上定能躲避开向脸部身部袭击而来的飞镖钉。

    不错,的确如此,躲避开了。但飞向腿部位置的飞镖钉便稳稳当当的射进了腿部,这是郭子仪所料。

    可是不然,随着一道剑光过,当当当的几声响后,那些飞镖钉全被扎在了一旁的柱子上,帐壁上。

    袭击之人大惊失色这是为何?不知其理。还在纳闷,白衣郎君走了出来说,各位,久候了。

    打量了坏自己好事的人,分析不是军营之人,可是他为什么会晓得我们必来此?还在等候。左思右想,忽想起在路上遇到过两个人一男一女,看他相貌,印象告知自己特像,呀,原来如此。见郭子仪刚才的举动,他与郭子仪定是不熟,可是为何阻挠自己?越想越复杂理不清这种原理,难不成他们本身就认识?对,别无他解释。不然,也不会留意我们的行踪,也就不会早已知晓我们要来此。

    一人怒吼,小子,别多管闲事,否则让你脑袋开花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没有理会,就他们这点本事瞧不上眼。严肃的说,识相的,束手就擒,不然,我让你们脑袋开花。

    见刚才的举动,此人定是身怀绝技,武功了得,但不论怎么说,誓死效忠大燕皇帝,死而后已。想此说到,去你个叉叉,我们干死你。

    于是不记后果的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说实话,收拾他们分分钟,毫不费吹灰之力,但搞死了他们就不会得知他们受谁指示,决定网开一面。一剑挥去,剑气飞衡,一个人的胳膊瞬间掉落在地,然后鲜血直流。那人疼得捂住伤口坐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此举,杀鸡警猴,来人知其道理,各个不再有动作,老老实实呆着不动。但意志告知,不能就这样束手就擒。看看身后无人,料想定是可以逃脱。刚要转身撒腿就跑,迎面来了一个姑娘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来人就是绿凤,说,来了就不要走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打量了绿凤一番,没有担忧的说,快让开,看你女流之辈,不和你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女流之辈?呵呵,女流之辈又如何?照样打的你们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那伙人见是一姑娘,谁会相信她有多大本事来收拾自己,说大话而已,既然不要命就成全。想此,手一扬,飞镖钉啾啾啾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暗镖使出,白衣郎君惊了一跳,但无法阻止,只有担心看的份。不过相信绿凤。

    绿凤眼急手快,挥剑挡去了飞镖钉,给了那些家伙个措手不及,脑袋嗡的一下,呀,她也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绿凤说,最好老实点,免得受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见老实不再挣扎的那伙人,白衣郎君安心的扶起郭子仪说郭将军,你受惊了。

    对他俩的返回郭子仪有疑虑的说,“你们怎么又回来了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说了经过,郭子仪夸赞机警过人,将来定成大器。

    郭子仪问他们受谁指示,那些人出于活命,已忘了出门前发过的誓言,各个卑躬屈膝跪地求饶,说是奉安禄山之命前来索拿郭将军之命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不交代也知,秃子头上的虱子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问郭子仪他们怎么处理,郭子仪说定是不能轻饶。然后唤人将他们拉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