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务失败象征着大唐江山气候未尽,怒骂废物,然后让他们进来说个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执行此次任务的是,跟随自己多年且出生入死安前马后的将士,在眼里响当当的人物,骁勇善战无所不能。而今,任务却是失败,真难以解释。安禄山要个说法。

    一人说,按原计划一切顺利,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坏了好事。

    什么人这么厉害,你们都无法收拾?安禄山惊奇的问。

    男,二十出头,一身白衣装扮,英俊潇洒,最为现眼的,手持一把黑剑的家伙和一个绿衣女子,他们剑法奇异,厉害无比,我们实属不能抵抗,因此,最终以失败告终。还请陛下责罚。

    听到描述,依稀熟悉这身影,细想,原来是那两家伙。难怪,任务失败。罢了,技不如人,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不高兴的说不用担当责任,让他们下去了。

    不对呀?

    去了两波人,只回来一波人,没回来定是任务失败,看来,他们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此二人手握重兵,如不除去,日后定是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既然人力没有把握,何不利用法术攻之?

    便命人去请魔族公主。

    太监回话,魔族公主还未归。

    如有消息速速来报。

    安禄山吩咐了下去。

    跟随安禄山征战沙场为的就是能得到一大批金银财宝。而今,江山已得月余过去了,当初承诺的话提都不提没了音信。而魔族公主也无踪影,越想越憋屈,于是辞去大燕国的大将之职,回的红宵从新部署他的武林霸梦。

    独孤飞燕见得父亲归来眉开眼笑迎了上去,左看右看。父亲不但没有消瘦反而胖了些许,看来,父亲并没有在自己想象中那么操劳。说到:“爹爹,见您红光满面,比起以往甚是威风八面,更加帅气了,想必这些日子带兵打战定是一帆风顺,不然,您老不会这么春风得意的。话说回来,不辞辛苦,付出有了回报就好。爹爹,辛苦了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独孤飞燕很有礼貌的像个一家之主似的,即温馨又撒娇。

    到了大堂房,摆设依然,没有一丝变化,几个月光景匆匆而过,房内,干干净净,十分欣慰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环境满意的说,这些日子没什么事吧?

    独孤飞燕斩钉截铁的回答说没有,就是偶尔会有一些蛇虫出没,以往池塘里的青蛙蛤蟆的少了不少,这样也好,晚上就不吵了。

    蛇虫出没本是合情合理,可现在已是入冬,按理说,该是它们冬眠时节,为何还肆无忌惮的乱闯我红宵?

    虽是江南气候温和,经常性的出没便不正常。为了防范于未然,以防万一,便命尹馨刀客几人速速查明原因,是自然现象还是人为?

    义泉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端着茶碗喝了几口。茶水味道还不错,原本夸赞几句,听到有蛇虫出没便没了信心。但按自己的分析不必大惊小怪,不就是蛇虫嘛。

    独孤剑一向谨小慎微不放过一点可疑情况,说义泉粗心,万不可麻痹大意。说不定,这是一种危险来临的先兆。

    说起危险的先兆,不由而然的想到群蛇围攻逍遥宫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越想越担忧,毛骨悚然。分析,有蛇虫出没,绝不是自然现象,而是,百分百人为,受人指使。那么,什么人有如此这般本事?能让畜牲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想了一番功夫没有头绪,因为,根本无厘头。

    记得上次,那些蛇虫的来源是冷玉崖,那么,这次来的这些畜牲是不是也是同一波?若是如此,事情便有的解了,人为,那么,是何人从中做梗?与自己过不去。

    思绪万千没有线索。

    罢了,事情最终会水落石出的,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尹馨刀客一伙人刚出红宵大门,几条黑花色的斑斓蛇吐着芯子临空飞跃袭击而来。

    由于蛇在旁边的草丛之中埋伏,搞个突然袭击,让尹馨刀客,长枪鲁一手,黑虎使者,逍遥一郎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几人来不及躲避,本能的挥动兵器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好在蛇虫距离远,不然,定是在劫难逃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