兵器在他们的手上绕圈子的速度极快,形成了一道铜墙铁壁,如此,蛇的临空攻击被粉碎,将蛇一分几节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而门口的守卫则是防不胜防不幸被咬到,挣扎几下后口吐白沫倒地身亡。

    接着,蛇原有的那种噬噬声音越来越浓,响遍了四面八方,像是相互传递信息,此而,大批量的各种各样的蛇酷似十面埋伏万蛇出动。

    由此动静,尹馨刀客惊恐的说撤退,不撤等死。报告宫主,看怎么办?

    急急跑进大堂,气喘吁吁,想说什么,由于紧张,一时说不出口,只是手指门口示意有很多畜牲围攻而来。

    独孤剑弄不明白他们这样一幅相是咋回事,不耐烦的说,要你们去查探蛇虫之事,没想到你们这般狼狈。说说,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尹馨刀客定定神,终于说出话了。

    听完详情,独孤剑一下从椅子上蹦起来说,这还了得。走,瞧瞧去。

    还不等走出堂屋,听的外面叫声四起。

    蛇来了,快跑呀。

    男女声音混杂,又哀嚎声震天。

    迅速的跑了出去,蛇虫已是满地,见人就毫不客气的疯狂的咬。

    如此境界,只有火攻,没有其它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好在柴火堆积柴房取之方便,不然,大难临头。

    柴房离堂房有百步远,幸运的是一路没有蛇虫出没。

    点燃柴木,火舌冲天。熊熊烈焰,霸得一方。

    如此,群蛇的攻击即刻停止。

    算是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独孤剑一伙人松了紧绷的神经出了一口气,以为万事大吉,岂不然,一种极其阴森恐怖的声音哈哈大笑震破天的传来。此声音似曾熟悉又觉那么陌生。若是去除夹杂在声音中那种邪意,或许定能一听便知。听之略带熟悉的音质,就是想不起是何人发来的。

    笑声至,终于说话了,不过音质不清晰很差像是腹语。老朋友,多年不见你过的很安逸吧,让我想你想了二十多年。黄天不负有心人呀,终于见面了。

    话落,从北方缓缓的驶来两条白色巨蟒。长约二十步长短,粗约一尺长。它们吐着芯子耀武扬威般爬了过来。而他们的背上各坐一人,身体裹得不是衣服而是五颜六色的蛇皮,分明是连接而成。气色自然是显得得意洋洋。有了巨蟒撑起,看独孤剑一伙人显然居高临下。那双眼神冰冷的要命,直视着独孤剑。嘴里哈着热气,两人坐在蛇身上嘀嘀咕咕交头接耳议论着。

    面对眼前不可思议的阵势让在场的每一位惊慌失措更是匪夷所思,世间还有驾驭蛇之人?奇哉!不过,世间之大无奇不有,也就不是什么稀奇之事了,可是这架势着实让人佩服又毛骨悚然。因此,每个人的心里都在颤抖,但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老朋友?

    此话问的古怪,难道,他们认识我?

    看面相,听声音,没有一点让自己忆起在什么地方或是在什么场合巧遇过,那么,他们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认识自己知根知底。持着疑惑不解的态度问:“阁下认识老夫?不妨告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真是贵人多忘事呀。给你提个醒,还记得冷玉崖吗?”

    冷玉崖?

    提到冷玉崖,独孤剑有些惊讶,不由的有了联想。

    要说冷玉崖,印象颇深。此处与萧傲天决斗之地,而后,与六门约的人合力将萧傲天致死,因此,也是萧傲天的葬身之地,难不成,他没死?怪不得声音有些熟悉的感觉。真是人算不如天算。说到:“若是猜的没错,你就是食人魔王萧傲天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,

    笑声怪怪震天吼,他周围的蛇子蛇孙也在得意的摇头摆尾。

    算你是个聪明人。哈哈哈

    听是萧傲天,除了独孤剑逍遥一郎以外,其余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,全身打颤。

    没想到你还活着。独孤剑失望的说。

    命大呀,死不了怎么办?说来说去还是老天眷顾我。你处心积虑的至我死地,而我,致之死地而后生,还让我遇到了它们,并驯服了它们,想想也值。瞧,我是不是如虎添翼?

    独孤剑气脑,那么高的山崖竟然没有摔死他,让他活着真是老天不开眼。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臭名远著也罢,威名远扬也罢,但不能就此屈服,好歹自己的绿魔大法功独步武林,怎么的也得一叫高低。义泉不服气的叫道:“别人听了你的名字,吓得屁滚尿流,甚至跪地求饶,而我,不怕,怎么的,也得一战论高低,不是吗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