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泉不服并叫嚣,引起萧傲天的浓厚兴趣,吆喝,胆还肥,嗯,是个角色。在心里由衷的喜欢上了这个人。

    看上去,他的面相笑里藏刀又极其阴毒,定是阴险卑鄙无耻之徒,但为了多年的夙愿,这类人定能被自己屈服。不管怎么说,利用他的阴毒为自己办事放心。想此说到:“即如此,那我成全你,不过,你得先过我徒儿这一关。”说着话摆了一下头,示意上。

    萧傲天的徒儿就是酥舞置,经过萧傲天的指导,武艺精湛桌绝,最为致命的一点,就是得到了萧傲天的绝世真传———化骨掌。

    练就此功,是萧傲天平生的最大心愿。就在着手准备练习时,接到独孤剑的应邀,在冷玉崖一比高低。没想到被独孤剑算计了,失去练习此功的机会。一日如三秋,度日如年,终于有人来了。幸的又来一人,并且全身完好无损,如此,他可以接替自己完成心愿。

    化骨掌,是用蛇的毒液和胆汁混合提量而成,其毒无比。此功练就,无疑五官移位,好比,眼睛鼻子嘴都可以随意幻动。这样的奇效,不是说眼睛鼻子嘴巴可以满脸找位置停留,而是,由于速度极快,幻出的感觉而已。但是,它们这样的功能绝不是空穴来风随意性,而是有着一定的作用,那就是攻击对方而产生的。有了这样的攻击口,义泉的绿魔大法功几乎招架不住,像是固定要失败的阵势。

    双方手脚嘴眼不停的发功,互不先让,斗的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要说内力谁最强,当属义泉。要说谁的招数厉害,骑虎相当。

    义泉想一掌打碎对方的脑袋,可是,酥舞置全脸上下都是攻击点,眼睛鼻子嘴巴全面开花,挡去了义泉的攻击。任由义泉想尽脑浆置酥舞置死地,都被酥舞置轻松的一一化解。

    斗了半个时辰,斗的上墙飞顶始终没有结果,最终,酥舞置内力不及义泉败下风,着急,打起口哨来。嘘的一声响,上百条毒蛇吐着芯子一跃而起攻击义泉。

    眼瞅就能大获全胜,却是始料不及。义泉无奈的收了招式躲到了一边说,你也太卑鄙了,我不服。

    萧傲天笑笑说,兵不厌诈。输了就是输了,不要找借口。

    义泉无语。

    这些话本是自己的名言,现在倒好,成了别人的口头语,想着,叹了一口气,今非昔比,认栽。

    打斗了半天,还不知对方是谁,憋屈的要命。说,萧大师威名远扬,果然名不虚传。其徒厉害,离不开师傅的教诲。敢问萧傲天大师,其徒姓甚名谁?

    萧傲天笑笑说,说实话,我也不知。转头看了酥舞置又说,徒儿,能不能告知他们?

    萧傲天自然知道徒儿唤什么名,出于尊重徒儿,萧傲天听取酥舞置的意思。

    酥舞置对逍遥宫的人恨之入骨,恨不得吃了他们的肉,喝了他们的血,来报当日师弟之死之仇,也为自己的不幸与付出找回公道。

    看着尹馨刀客黑虎使者长枪鲁一手恨得咬牙切齿,忘不了血见当场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告知也无妨,让他们死个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你们记得在冷玉崖抢走一把乌金剑的事吗?

    提起此事,尹馨刀客一伙人无不知晓又恍然大悟,原来,掉下山崖的那个喇嘛没死。

    太不可思议了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听的萧傲天也是掉落此崖,奇迹般地活着,又感不是偶尔,下面一定不是硬物,而是有东西支撑着,不然,不会有这离奇之事。

    思索一阵子,尹馨刀客说,你就是那个掉落山崖的喇嘛?

    算你记忆不错,还记得我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明,他们都是寻仇而来。独孤剑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抑感悠然产生,看来,今日离不开一场生死决斗了。说到:“既然为了寻仇,咱们又何必在此浪费时间呢。来吧。”

    萧傲天大笑,笑声惊天动地。算你聪明绝顶,来吧,咱们的恩怨得有个了解。话落,身体轻轻离开蛇身扑向独孤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