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蟒的意图很清晰,独孤剑立刻做出了判断并有了防范意识向右移动,躲开巨蟒的攻击,顺势而为出一掌打向巨蟒的脑袋,想一招毙命。

    嘞弊眼里都是独孤剑一个人,他的一举一动清清楚楚毫不马虎一丝动作,因此,独孤剑想做什么,在嘞弊脑袋里一清二楚。他向右,自己也向右,继续迎面攻击。

    如此,出的一招不能拿下巨蟒。若是一意孤行定会粉身碎骨尸骨未存。独孤剑惊讶,没想到一条蛇竟有如此灵性?!迷惑不解,简直不可思议更是匪夷所思,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局面?

    想着结果不利于自己,迅速的收了掌,一个后滚翻到了人群,若不是有人扶定会站不稳,接着无根基的摔倒。

    独孤飞燕着急说,父亲,没事吧?

    独孤剑点点头示意还好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的厉害了吧?”萧傲天结束紧贴蛇身的姿势顺顺披肩发白的头发丝又说: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没想到吧?”稍停“认不认怂?若是认错悔改,本人还考虑既往不究。若是冥王不灵,别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“认错?悔改?哼,一点道理没有。请问,我有错吗?为什么认错悔改?自古以来,成王败寇,难道,这点道理你不懂?”

    萧傲天哼一声“若是不想到这一点,我怎么会在此跟你废话。”

    听此话的意思,他是有意停止杀戮与自己联盟,至于有何企图可想而知,独霸武林。若是如此,岂能与他为伍?应该想法即刻消灭才是正道,否则,自己的霸业永远不会成功。想想江湖人物与自己抗衡的寥寥无几,最大的对手莫过于白衣郎君,而今,又出现了萧傲天,真是未除虎患又添虎仔,一波未平一波又来。不过细想后,对自己倒是有益多多,既然他有意与自己联盟,何不将计就计借他手除去姓白的岂不美哉?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想此说到:“这么说,我是没错了?”

    哪有没错之道理,只不过萧傲天暂时搁置而已,待夺得江湖霸业时,就是他们的末日。故表现的不耐烦的态度,意思是前事不再提。说到:“废话什么,我要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独孤剑深沉的思索了一番。

    此前必须答应他别无他法,利用也罢,被人家利用也罢,总之今日,要想活命另着保住红宵就必须答应他。

    唯有这一策可行。

    好,我答应你,一切听你调遣。

    萧傲天哈哈大笑后说,痛快。

    在萧傲天的心里也有打算。

    通过刚才的教练不难看出,独孤剑一伙人的实力相当,若是就此灭了他们,定会少了一方心患,相反,也会失去一个很有利的帮手。可是就此放了他,日后想再有这样的机会肯定不会有。这样做,放虎归山还是养虎为患?萧傲天一时不知其道理,总之,有利必有弊。不过,不用担心,有了灵蛇在,他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此决定,酥舞置极不答应,怎么能与仇深似海的人同盟。刚要出言反对,被萧傲天阻止了,只好无语的不言语。

    此举,保住了众人性命也保住了红宵,算是皆大欢喜。独孤剑在心里暗自揣喜。

    此举,义泉有些不解,为什么这么做?不过想想刚才的一幕,可能,这是最好的处置方案了,不然,定会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酥舞置打了一声口哨后,众蛇纷纷扰扰向每个人进攻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,我们都答应和你们联盟了?尹馨刀客害怕的叫着。

    别怕,它们只是熟悉你们的气味而已。酥舞置解释着。

    大家明白了其中的奥秘变得鸦雀无声。都知,以后自己的行踪离不开这些畜牲的伴随。

    既然成为联盟者,没必要这么僵持,独孤剑想让萧傲天到客厅一绪。

    萧傲天很是乐意,好些日子没有好好饱餐一顿了。

    眼神望向酥舞置,立刻,酥舞置明白怎么做了,轻身飞起到了萧傲天面前,伸出左臂,让萧傲天抓紧,直直到了红宵的堂厅。接着,萧傲天便坐到正位上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