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宵大堂点缀的处处辉煌,处处典雅,一幅高贵的气势悠然运转。

    简单的打量了一番,乖乖,就是有钱。

    这家伙一向不是循规蹈矩的主,定是游手好闲,不知坑害了多少路人才有今日的成就。不管怎么说,也是一种本事不是嘛。

    说到:“好生气派呀!”

    对于萧傲天的行举,众人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独孤剑更是无脸留此,无地自容,但为了大局,必须忍辱负重。忙说:“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萧傲天坐坐椅子感觉挺舒服的,一股热流从屁股下悄然而生。

    是什么原因产生的热流?

    萧傲天非常疑惑。想问独孤剑又觉太没面子,还是凭借一生的经验告知自己。思来想去,定是天然的温晶石雕做而成,不然,不会自己发热。

    温水晶石,世间罕见,拥有者定是用来持练内力的。温晶石在红宵便可有的解了,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东西平生第一次,得好好享受才是。

    眯着眼睛说到:“好地方呀。独孤剑,我能不能在此多留几日?”

    此意意喻明显,他是不想走了,这如何是好?他不走,若不反抗,意味着彻底认可。不行,得想法让他离开。说到:“承蒙你看得起,不过此处甚寒,不易久住啊。如若不然,我也不会将温晶石放置于此。”

    萧傲天明白了独孤剑的意思,说到:“老夫就是随口一说,看把你吓得。”

    此时,从外面跑来一守卫,说是大事不妙,西北众合院的人被人救走了。

    独孤剑大怒,真是倒霉,不顺心的事接连不断。问是什么人干的?

    什么人干的,可想而知,只是不愿意承认。要他们说出那人的外表,只是以待确认罢了。

    描述了白衣郎君的外表后,独孤剑咬牙切齿,后悔莫及,当初为何不一绝后患一了百了。如今,他们的逃脱,无疑放虎归山。原本想着,将他们的内力齐聚后据为己有,没想到功败垂成。可恨的白衣郎君,老夫与你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萧傲天见独孤剑发脾气,而且很凶,看来,此事对他而言至关重要。问什么事?

    独孤剑叹口气说了原委,萧傲天乐了,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,原来就是跑了几个人而已,至于发脾气吗?

    独孤剑介绍了白衣郎君的厉害后说,你是不知道他的厉害,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呀。此人不除,雄霸江湖无望。

    如此厉害的角不能放过。原以为,在如今的江湖上,叱咤风云人物莫过于独孤剑和六门约的那些人,没想到又出来个白衣郎君,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浪更比一浪强。不过这合乎情理,武林新秀辈出,乃属正常。既然此人厉害,无疑已成绊脚石,那还真的会会。说,他人在哪?

    众合院来的报信人一起随守卫到了大堂前,听到问话,说是在陕西一带,具体位置不祥。

    不知去向如何寻找?独孤剑一时犯难,骂废物,要他们下去了。

    萧傲天笑笑说,不必如此,相信,几天后便有分晓。

    独孤剑不解问什么意思?

    有灵蛇在还怕找不到?

    几日的赶路,终于到了渭南见到了大家。

    此去一帆风顺,算是旗开得胜。李亨夸赞白衣郎君绿凤办事就是可靠。

    去了铁链,大家显得很轻松,由此,伤势恢复的基本已好。

    人员齐聚,摆在面前的事莫过于如何应对安史之乱,白衣郎君将安禄山的罪行一一列举,让大家明白,此贼不除天理难容。

    听了安禄山颠倒黑白,大逆不道,倒行逆施,起兵造反,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,给百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。一连几日,颜果卿都没有睡好觉,苦思冥想没有办法。今日,白公子的提说,让他有了想法,决意号召大众联手抗安贼。说到:“如今,安贼人多势众,又是气焰嚣张跋扈,若是没有足够的人力,想消灭他,难。”

    李亨问,你有何高见?不妨一说。

    安贼声势浩天才有了今日,靠的就是一种虚张声势的劲头。如今,虽是将士士气依然高涨,但绝不会像以前那样凶猛不要命。待有些日子后,他们的心得到安逸便会人心涣散,那时,就是我们最好的攻击时刻。为了迎接这一时刻,我们的做好准备,否则,一切都是纸上谈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