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惨叫声,觉得很奇怪,寒冬腊月的,这些畜牲出来攻击人不合乎常理难以解释。若有个解释,定是受人驱使。何人这般本事?能让它们在这季节不顾性命之忧做坏事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得前去查看。

    珼雅晓得白衣郎君的心意,其实自己也有此意,说,咱们过去瞧瞧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应声随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身轻如燕前去了。

    五花八门,各色各样的毒蛇大小不一,长的两三步不等,短的一尺不到,各个吐着芯子速度极快的攻击兵士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太惨忍了,血腥味十足,难过的不敢直视。兵士的惨死症状不堪入目,忍着心碎之感,挥剑怒劈之。

    乌金剑威力强大,那道剑气飞横,劈的蛇虫断为几节然后扥扎几下死亡。

    此举,减少了多少伤亡,给了兵士逃命的机会,躲得躲,退的退,生怕被袭击。若是与人应战,定会不惜生命勇往直前,而现在,与畜牲交战很是为难,因为,它们总是突然出现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挥剑横劈功效甚大,但面积广泛,只能为眼前解了燃眉之急,而在周围也有同样的悲剧发生,因此,一手不能敌八方,尽力而为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珼雅即刻应运了法术,瞬间,一道白色气体蔓延开来,形成了一种雾障,使之毒蛇不能前行。然而,法术使出,但被一种黑色气道给阻止了,无法施行下去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莫不是妖邪作祟?

    若是,定离不开那个妖妇。

    叫道:“妖妇,别在隐藏了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有了珼雅的喊叫,白衣郎君顿时醒悟,原来,魔族公主来了。怪不得,寒冬腊月蛇群出没。

    在萧傲天一伙人寻找白衣郎君下落时,没有一丝头绪。独孤剑想起了魔族公主定有法知晓,于是向长安奔去。

    其实在心里早盘算着如何摆脱萧傲天,不由得想起一人,就是魔族公主,只有她才能施救自己,便引导萧傲天奔向长安。可是,单单魔族公主一人之力又不能将白衣郎君一伙人完全消灭,想一网打尽他们,就得联络各路高手一致抗敌。看来,消灭萧傲天还不是时候。于是向萧傲天介绍了魔族公主的厉害。

    萧傲天听之他话大吃一惊,怎么可能?

    独孤剑一伙人把事实经过讲述了一遍,听的萧傲天像是在听天书不可思议。但他们说的有鼻子有眼睛不可不信,即如此,就依他寻找魔族公主,于是向长安方向寻去。没想到在半路,竟然遇到了。

    对于独孤剑一伙人的实力不可小觑,日后得到天下还得他们鼎立相助,回去得好好跟他们合作套近乎。

    今日气候适宜,赶往洛阳甚好,由于晴空万里无云阻隔,在空中行路不难看清楚地上的一人一物。

    独孤剑一伙人的行踪急匆匆,想来定是有事,但无法理解,堂堂大将军一名,为何又是江湖装扮?莫不是出现了什么症状。再看他身后,两条灵蚓身驮其人甚是威风,看来,他们是一伙的。如此实力,更加喜欢,于是从空而降到了独孤剑面前,问了缘由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萧傲天见到魔族公主后,对她从天而降一举动,感到神奇无不赞叹,奇哉!妙哉!若是有了她的帮助,何愁不得天下?彬彬有礼的向公孙雯有礼说,久慕魔族公主威名,今日得见果然非同凡响,幸会幸会。在下萧傲天,见过公主。

    公孙雯也是有礼于萧傲天,说,你们这是去哪?

    萧傲天说明了来意,公孙雯思索一阵子,觉得白衣郎君一伙人的确讨厌,灭了也好,省的日后是自己的大患。推指掐算,得知白衣郎君一伙人的下落后急急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毒蛇攻击胜过人力,的确厉害。

    公孙雯在一旁看着甚是欢喜,不由得联想到,若是有自己的灵蚓何愁不能控制这群畜牲。可惜,灵蚓世间少有,区区可数,无处可寻。

    正在构想,见到一股法力驶来,忙出手阻止了法力蔓延,不然,群蛇一个不留定是死翘翘。

    听到珼雅的叫声,说,本宫从来不隐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