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前的一幕让人不可思议,什么样的事情到了这地步,搞得屋内乌烟瘴气。就在思索之时,一对红点有远而近,行来的速度极快几乎一闪瞬间而至。

    是什么东西,如此之快?

    待近,红点有灯笼大小,在它的下面,还有一张红口,分明是嘴巴。有此分析,是一张动物的脸。那么,是什么动物竟有如此面相?即是动物又是庞大想来定是恐惧,看来,此地危险重重不易久留。在那东西距离自己五尺之地撤了出来,并把门死死拽紧,生怕那东西跑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不解一惊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这样的紧张动作让人不寒而栗,是什么原因让他值得如此,看上去像是大动干戈似的。有心说不要大惊小怪但又觉得白公子从来不是小题大做之辈,有此一举,定是祸事而且很严重。

    李亨问,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白衣郎君深深地喘口气,算是一度的慌张情绪有所稳定说,里面有怪兽。

    什么什么?怪兽?

    大家的情绪高度紧张异口同声的惊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会吧?你是不是弄错了我的好兄弟。付一卓说。

    方丈大师虽是之疑,但经过这么些日子的接触,对白衣郎君的品格极为信任的说,白公子一向实事求是不会出差错的。白公子,说说,什么样的怪兽,认识不?若是不认识,让我们参谋参谋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一时说不上是什么东西,总之,是只奇异玩意,绝不是人间池物。据刚才惊险一幕分析,它应该附有灵力。之所以这么分析,是它有了灵力才会对自己手下留情,不然,早把自己给摆平撕了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这东西倒不是一个邪乎玩意,看来,它是不会轻易伤我们的。付一卓分析后说,既有灵力,不妨让它出来,也好见真章。这样关着它,我觉,结果反而会更糟。

    此建议,倒是有一点说服力,不妨一试。

    可是,万一存在着危险那就糟了。

    如何做,大家一时没了主意。

    李亨想了想说,这东西迟早会跟我们见面的,因为有缘不是嘛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觉得有理,丑媳妇迟早会见公婆的,凶吉祸福迟早面对。想此,断然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开了,大家期待着,会出来个什么玩意。待了一会功夫,里面静静地无动作显示。只有弥漫着质量差的空气不断的冒出。

    疑惑,这东西是不是不敢出来?

    付一卓走了几步快到门口说,大家退后,让我进去瞧瞧。白衣郎君拦道,里面空气质量差,让人无法呼吸,大哥还是不要冒险了。

    只要空气没毒什么都好说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抬脚踏进去,那个硕大的脸庞猛然伸了出来,一头撞在付一卓腹部,将他推倒在地给了个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,以为怪物攻击,准备出击。

    付一卓掉在地上并无大碍,说明这东西并无伤害自己之意。见大家出击忙阻止,切莫动手,我无碍事。

    有了付一卓安然无恙的姿态,大家那种高度紧张的势头瞬间消失,看来,这家伙并无恶意。那么,试着将它引出一睹它的形姿,何物也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拉起付一卓说,走路也不瞧瞧。

    好兄弟,你就别取笑我了,够丢人的了。付一卓摆摆胳膊抖抖身上的土说。

    这家伙既然附有灵力,又不愿意伤害他人,看来,它并不想与我们为敌,如此,便可与它交流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白衣郎君小心翼翼的说,我不管你是何方神圣,遇到了就是缘,所以,我想和你交个朋友。我叫白衣郎君,你若听得懂,就点点头。

    一时寂静,只有周围传来的嘈杂声。

    众人静静等候,希望这东西能懂人话,这样,便对自己有利。

    原本伸出的头颅又缩了回去。一阵子后,里面鸦雀无声没动静,看来,它是听不懂人话。白衣郎君无奈的给大家一个无奈之举示意没戏。

    就在他转头瞬间,一个怪脸迅速的面对了他的脸,甚至紧挨着,肌肤相贴。

    绿凤着急起来叫,郎君哥哥小心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