怪物趁对方不注意来个突然袭击,面对面白衣郎君,不知出于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绿凤紧张尖叫,白衣郎君猛然转头。其实,没有绿凤提醒,自己依然感觉到有东西靠近了自己,而且与自己紧靠紧,肌肤算是相亲,但它丝毫没有伤害之意。如此,心中暗自揣喜,莫不是这家伙懂人话?不然,不会不伤害自己而有此举动。于是毫无防备的转头面对面那东西,看它有何举动。自己的面庞与它相比,小巫见大巫,由此,看不见它的真面目,声音祥和柔中求和的说,莫不是你想和我交朋友?

    在怪物伸出头,脖子很长足有几尺,如此,面对面可以看的清楚了。

    除了白衣郎君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面相无人晓得是什么,似龙不像,似蛇更不像,那么是什么?

    想要答案,唯有一人。

    众人疑惑不解的将目光转移到珼雅身上,希望她能解答。

    观察一阵子,觉得此东西是蛽,龙的一种,属灵物。

    有了解释,迷雾散去。

    那东西点点头说,算你有见识。

    咦,它会说话。大家耳目一新。

    只有珼雅不足为奇,因为晓得此物在瞬间能译不懂的语句。

    那东西又言,能识得我,定不是凡间之辈。敢问,你是哪里修行入道之人?

    此物是上天入地之灵物,得知自己不简单,也在情理之中。也罢,告知自己的出处无妨。

    听了珼雅的来历,那物长叹,原来,咱们彼此彼此。

    听是同病相怜,珼雅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看大家好奇之感,那物毫不避讳的说,我本妖族妖王坐骑,一日,遭到鬼族偷袭,致使妖王驾崩,而我也是到处流浪。昨日,闲暇无事在一处桃园戏蜂,偶然间,识得一物像是害死妖王凶手之一便一路追打。刚刚结束战斗,你们来了,我还以为你们是一起的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心中疑惑不再有。

    你即灵物定是有名,说说。付一卓问。

    是的。我虽蛽类但有名,亜厼。大家好。

    一个魔族便让人疑惑,现在又来一妖族坐骑,让人不得不信关于人类传言并非无中生有,而是千真万确,看来,女娲娘娘造就人类确有此事。白衣郎君细细端详面前的物种,不由得联想到关于女娲的传言。之前,自以为人类出自某种细菌,经过百亿年的风吹玉淋太阳光的暴晒自然生成,这种理念是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打招呼,亜厼你好。

    大家也是对亜厼相敬如宾一一招呼。

    亜厼看了乌金剑细瞩一会,发现此剑不是寻常物感慨说,此剑附有神力,想必白公子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自豪感万千但还是一幅谦虚的表情说,大家都是这么说,谢谢。对了,听你说你灭了你的仇家它是什么东西?不会也是一只奇异的怪兽吧?

    亜厼点点头,别忘了,我们是妖族。怪一点正常。好了,你们现在可以进来了。

    此刻那些空气颗粒明显没有了,和外面一样的质量,清新。如此,都不在迟疑里面是否存在着空气差的缘故全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随着空气污染的消除,里面环境变得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只见地上躺着一只蚂蚁,特大号,足有两只狗大。

    原来,空气污染是在打斗中产生的,如此,便不难解释了。可是,即是尘土飞扬也不能有这样的空气质量,想来,并不是打斗造成的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问是咋回事?

    亜厼解释是死蚁身内藏有的一种毒素,用来弥漫空气,让我视不清,便好攻击。但它忘了,我本有入土术,即使黑夜,一样如白昼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