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轻视对手,剑气把自己笨拙的身体震的颤抖差些倒地。s`h`u`0`5.c`o`m`更`新`快站稳说:“好小子,有些本事。好,是个对手。小心了。”说着话,头扬起,一口火喷出。

    火势霸气十足,直射白衣郎君。

    明白了来火目标是胸口,明确了防范意识,身子就地三百六十转,忙躲开火苗的攻击,借势,随即又是一剑劈之。

    即使躲开火势刚才的攻击,也不可能就此摆脱它。因为,此火不达目的不罢休。虽是在躲开火苗的那一瞬间挥剑劈之,根据时间差异,不能来得及攻击亜厼,因此,剑气对准了火苗。

    原本想着一剑劈之给亜厼个防不胜防,没想到,它的火力攻击如此难缠。在事态紧急的情况下,只好反身对付火。

    剑气与火苗对峙,尽显各方实力。

    就是拼内力。

    让自己没想到的是,亜厼的火势会延长。记得,义父说过,有些会喷火的动物,大多都是一下一下喷,而不是持续性,现在倒好,意外收获,碰到了一个,真是难缠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得坚持住,否则,败局一定,如此,构想的蓝图便会瞬间破产。

    亜厼的力道就是大,让自己吃力不小步步紧逼,已到了退步状态,看来,无法收服它。

    罢了,制服它只是自己的一个构想,无法约束它是自己高估了自己,简直是不自量力。不过无需自责,毕竟,人家是妖。

    想着,就要收剑认输,刚有此意,绿凤一剑劈来。

    一直观察战事,郎君哥哥已到下风,看来,取胜亜厼的想法不能实现了,如此,对付灵蚓的构想就此破灭。不,坚决不能是这样的结果,无论无何的取胜,即使是自己出手,至于别的议论不去理他胜了再说。

    于是毫不犹豫的挥剑劈去。

    双剑本能的合并一起,剑气那道霸道劲重现威力无比。剑气对准火势,让原本不可一世的火势徐徐前进有了截至,这样的局面,亜厼一惊,好在顾及到此剑是个宝,对它的威力估计到位也就不再出奇。

    心里叫着,想赢我怕难。因为,双剑合并的力量再大,也不能将自己的火势顶回,说明,他们的力量已经定格,而自己,力量阔阔有余,打败他们,无疑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说,没想到,此剑威力强大,只是可惜了,你俩的内力不足,致使不能将它的能量充分的发挥出来,真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自己在武林独步,甚至一片天,没想到,让它说的一无用处,可悲啊。难道,真是如此吗?

    还在思索,亜厼又叫小心了。

    瞬间,火势再一次旺,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众人不会不管,在李亨的一声出手帮忙,大家都是纷纷出手。老办法,内力齐聚白衣郎君的肩头将内力输入,瞬间,剑气大增,将火势再度的压制。

    虽是凡力,但经过神剑变了质量,把自己顶的无力还击。亜厼深知这一点,看来,败局已定。说,好,你们赢了。说着话收了攻击。

    其实,亜厼还有绝招但未使出,因为,它不想破坏这种美好的气氛,因此,宁可认输。

    认输的理由不止这一点,还有大家齐心协力的举动让自己感动。另外,还有仙子一直在关注,情急之下也是淡定不出手,这点,足以说明,这伙人对自己并无恶意,所以,值得交友。虽是认输后的结果很不好,但看他们都是自由自在,想来,不会受约束的。

    对于亜厼的举动,大家有目共睹。不是人家输了,而是人家识大体,顾大局,更说明,他想交朋友。

    各个在心里由衷的敬畏起来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说,亜厼,对不住了。

    亜厼明白其意思,豪爽说,不要那么说,输就是输了,没什么理由。愿赌服输。

    大家一度的欢心鼓舞,兴高采烈的与亜厼交流起来,要它讲讲关于妖族之事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嗤嗤声又起。虽是隐隐约约,但在亜厼的耳朵里却是无比清晰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