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度噬噬声有远而近,亜厼听的清楚,要大家静静以待确认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大家伙不知其意,无头无脑,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付一卓问,怎么了?

    亜厼奇怪的说,你们没有听到吗?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相互交涉不知何故,摇头不解其意。

    亜厼着急起来说,有群蛇攻击而来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此地根本没有什么群蛇的踪迹,左右展望确认一下是不是没注意到?疑惑的看了一圈,的确没有异常情况放心了。

    急性子付一卓说,亜厼,是不是搞错了?

    亜厼摇摇头说,没有搞错。说着话,意识到他们都是凡人,于是不再谴责众人而是安慰的态度说,不用紧张,它们还在四十里外的地方,不过,我们的小心,它们来势汹汹,又是成千上万不可麻痹。

    付一卓开玩笑的说,这些畜牲,对于你来说,小菜一碟。除非,你也怕蛇。

    亜厼微微笑笑说,我怎会怕些畜牲,只是它们数量众多,又是毒性极强,所以,我担心你们。

    也是,大实话。那些畜牲十分猖獗,像得了疯狗症极其凶残,一不留神就被咬到,的确,小心了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承认亜厼的担心大有道理,但有亜厼在,理应无所畏惧才是。说,有你在,那些畜牲何惧?

    亜厼恩了一声说,我是不怕,但在战斗过程中,难免会顾及到你们每一个人,所以,我担心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要亜厼放宽心一心一意对付恶势力就好,不必管其他人的安危。只要你安全,一切都好。

    从话意中,亜厼明白了一个道理,这些人都不是寻常之人,各个身怀绝技,不然,白公子说话不会理直气壮胸有成竹。要如此,自己大可不必顾及他人的安危可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。但目前,群蛇还未到来,完全能脱离它们,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走为安全。说,群蛇距离还远,我们还是撤走为妙。

    付一卓问,为什么呀?难不成,你真害怕它们?

    亜厼本想说说自己的理由,但白衣郎君接言说,亜厼怎么会惧怕那些畜牲,它也是为了我们好。

    有了解释,付一卓再无疑虑的站一边。

    战与不战,这真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战,一味地躲避,什么时候是个头。战,危险重重。白衣郎君左右为难,拿不定主意而犹豫,不知所措的看向珼雅。

    对于这问题,珼雅一时无良策,不好决策,但很清楚现在的处境。战,不会有利而必有弊,因为,蛇群是个问题,太多了。不战,看这架势,天涯海角难脱身。说,虽然迟早一战,但目前敌强我弱,我的建议是,能避则避,等待有利时机。

    大家相互对视,从眼神中交换意见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眼神意喻都不愿离开,而是殊死一战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了解了大家的心情后,十分为难,其实,自己也是跟他们一样的心情。虽是如此,不能不顾及结果硬拼,不然,匹夫之勇。何况,太子殿下在此,便不能冒险,大局为重,于是想听听太子殿下的意见,眼光扫向了李亨。

    见识了萧傲天刚才的阵势和实力,自然是一举消灭萧傲天,此人不除定后患无穷。可眼下实力悬殊怎可硬拼?虽是得到了亜厼,实力有所提升,毕竟,孤军奋战,一首难抵群蛇。说到:“说实话,孤的建议也是战,但顾及到他们的实力不可小觑,因此,没必要。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嘛。”

    有了李亨的意见,理由充足,决意速速离去。白衣郎君说,事不宜迟,我们即刻启程。

    一味地躲避,不是个办法。付一卓说,退,能退到哪?

    是啊,能退到哪?不过,为了战略意义,自然是占据有利位置。那么,什么地方才算是真正意义上战略性的转移?李亨苦思冥想一时无答案。

    珼雅读懂李亨的心思说到:“放眼天下,除了西北西南没被安军占领,唯去之地应该是铜川一带。”

    铜川,地处西北方,气温有低,对那些畜生极不利,此地的确是个好地方。

    李亨想了一下地理位置觉得可行,大家也无意见都是同意,准备就绪即可出发。

    急匆匆的,你们这是去哪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