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手内力强悍,威力无比,把自己震的浑身不自在,甚至全身发抖,尤其是身体下前面的双爪。(书屋 shu05.com)幸好自己的腿爪有八条,不然,定会被她强劲的内力打飞,即是如此也被震的向后退了一两步。即使是这样不利的因素也不能临阵逃脱,因为有些事情要坚持,坚持就会有把握赢,虽是渺茫的几率也得争取。风趣的吆喝一声,行啊,有些本事。

    话落,一团火随即从口而出。

    火势和前面的大不一样,明显,攻势威猛,但火候欠缺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观察着战事,在发生异变时,有必要出手。

    如此阵势,看来,魔族公主轻而易举的拿下亜厼不是虚数。刚准备出手相助,亜厼却是神态稳定不记后果又出招。

    火势不一样,证明了亜厼已到竭尽全力的地步了,若是再不出手,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瞬间挥剑,剑气飞鸿,杀气腾腾。但是,目的只是阻止魔族公主的进攻,丝毫无伤害之意。因此,剑气隔断了魔族公主进攻的势头。

    若不是这一剑突如其来,定会让这丑家伙喝一壶,吃不了兜着走。虽是此剑突然袭击来势汹汹但无伤害之意,公孙雯轻松的躲开劈来的一剑取笑说,这么些日子了,还是忘不了你们那些相亲相爱缠缠绵绵的日子,看来,还是一痴情男。稍停。真是搞不懂,你们这些小年轻,脑子里面整天的都是打情骂俏,让人费解啊!?有这功夫,多想想自己的未来不好吗?

    白衣郎君知道,她此说,目的是粉碎的拖延时间,那么,绝不能让她的阴谋得逞。搞笑的说到:“所谓的未来,难道离得开男情女爱?当代青年,敢爱敢恨,符合现时需要。而你,已是年梗色衰,人老珠黄,自然,不明白我们当代小青年的情情睦睦。难怪,你这般阴阳怪气。对了,你这般说,倒是说明了一个问题,你从未谈过恋爱吧。”

    此说,是为了激怒她,要她出手,从而达到将她制服的目的。

    谈何容易?

    白衣郎君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然而,公孙雯仰天大笑,丝毫不把取笑自己的语言当回事。

    其实,很生气,若不是顾及大局早已发怒了,即使斗不过,也不会轻易饶过这小子对自己的谩骂。

    笑声至说到:“不错,我是承认老了,但是,容颜不改,青春常驻,这一点,你是永远无法做到的。这就是我的魅力。你想激怒我,哼,这般小儿科也太俗了吧?拜托,来点新花样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不但不生气,还跟自己扯起家家了。姜还是老的辣呀,不得不佩服她的老练。如果继续,定会中了她的下怀,应该当机立断不与她纠缠。叹口气说:“不跟你斗嘴了。”话落,劲直向篱笆外走去。

    唯有此举,才能迫使她出招。

    唯一能阻止他的办法,只有动武,不然,他们会一走了之。可是,动武存在着一定的风险,搞不好,会伤胫骨。想着严重的结果,公孙雯觉得不易动手。又想到白衣郎君对公孙雯的那份情,料定,他不会伤及自己的。有了这份分析,自信的再一次亮相亜厼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