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孤剑对萧傲天的决定很是不解甚至在心里谩骂讽刺,真是敢怒不敢言。不管怎么说,自己闹不过他只有随他意。

    珼雅与公孙雯斗的场面甚大,海阔天空无处不是,忽东忽西南北不定。这样的局面是珼雅特意引的公孙雯远离此处,给无己老人脱身创造机会。因此,与公孙雯对上几招便速速离开。

    公孙雯以为是珼雅敌不过自己拼命的逃脱,因此使劲的追赶,梦想能将她逮住毁了她真身碎尸万段,致使魂飞魄散从此烟消云无。

    越是追赶珼雅跑的越慌,只有如此,才能让她相信,自己是害怕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,还与自己拼命,显得有你无我。而现在,跑的如此急迫追赶的让自己几乎窒息。没想到她逃跑的速度属神速。一想不大对劲,她不是害怕自己了而是有目的。此刻才渐渐明白她的意图。不过不要紧,那些人是无法逃脱的,又奋不顾身的继续追赶。

    珼雅心中明白,继续下去,很可能两败俱伤,但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样的结局。很想与她决一死战,但终究不是她的对手,如果硬来,正中她意。如果不与她交锋,就得脱离她,可是,谈何容易。想了想,唯有绕回去方可,起码,人多有帮手。于是一个下垂不见了影子。

    想跑,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公孙雯喊着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照路线,绕了回去,她这是做什么?

    公孙雯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罢了,不去揣摩,抓住她就好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绿凤,两人站在亜厼背上自由翱翔,说不尽的其言妙语。时而,夸赞亜厼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见到仙子的踪影了吗?

    白衣郎君问。

    亜厼看看前方,左右,没有任何的发现,摇摇头说到:“还没有一丝踪迹,待会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虽是相信迟早会找到,但在心里着急,不知是什么原因,总之,是一种莫名的迫使感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,心里一度的慌张,着急。虽是大家有珼雅护着,可是魔族公主狡猾成性,担心,趁我们不在一起,给大家一个措手不及。白衣郎君很担忧。

    也是啊,女魔头好些时间不见了。

    绿凤思索着说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足能让她搬救兵,万一,,,,?越想越感觉事态严重了。白衣郎君要亜厼降低高度大力寻找,否则,迟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独孤剑看看每一个人,越看华玲玉越像一个人,好像在哪偷窥过的一个人,跟她一模一样,一时就是忆不起在哪偶尔经过扫过那么一眼。由于当时她是身背,不过,她的头发造型和身影挡不去现在的模样。虽是在山崖拦击,那时,她有蒙面,看不清脸面,以为是金飞鹰的丫鬟,便没再斩草除根。没想到,打下山崖尽安然无恙,算她命大活了下来。那时都没有现在的这种感觉,为什么身影如此熟悉?使劲的思来想去前思后绪,终于有了一丝眉目。在金飞鹰自刎谢罪当日,路经后花园,在屋子里瞟了那么一眼,当时的她年轻,虽是身影,不过,化成灰也不会忘却此印象。按当时,她在房间的位置所分析,原来,她是金飞鹰之妻。如此,就有好戏看的了。对着华玲玉说到。

    “金夫人,别来无恙呀。这么些日子不见,没想到你还是风韵不减,漂亮无敌呀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身份无人得知,听他此话之前是认识我,但自己从未见过此人不认识他的。莫非,是飞鹰的朋友?不会,他这般恶毒,飞鹰怎么可能与他为伍?前面与他多次见面,未曾有这样的话题啊,今日,来这么一出定是不怀好意,即如此,自己的身份还是不承认,看他有什么话题。

    “独孤剑,你是不是老眼昏花了?不要在这没话找话说。什么金夫人乱七八糟的,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独孤剑不以为然的说,你就是化成灰我定不会认错人的。

    华玲玉无奈,随你怎么说。

    要说华玲玉是金飞鹰之妻,无己老人心里顿时感觉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默然产生。谁都知道,金飞鹰之死离不开六门约,而今,他的妻子就在眼前,此事非同小可呀。当时,并没有听说金飞鹰有妻,如若独孤剑所言属实,看来,此事得有个说法。可是,华玲玉并非认同自己就是金夫人,这又是什么情况?难道,是独孤剑话乱编造?不会,独孤剑再是胡作非为,对于这种事情应该不会胡说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