围追堵截一点不假,想跑都没辙。

    李亨失望的气怒说拼了。

    瞬间,大家八仙过海各显其能。

    不顾毒液的喷洒,顺着毒液留出的缝子空间冲了上去大显身手。

    无己老人对付萧傲天,灵蚓没有任何的攻击,原因是萧傲天想单独领教,自然用了火龙珠神功。

    火龙珠主要是以身内阳气所聚为主,又以一种毒素混合为主,所中招者,皮肤迅速炙烂蔓延直至全身肌肉腐烂而亡。

    无己老人很清楚这点,因此,很小心的应对萧傲天的没一招。

    自己的武夷剑法早已不用剑而是手形代替。招招精悍,准确无误,所击之处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萧傲天虽是火龙珠神功天下无敌,有了武夷剑法pk,算是精兵强将各不相让。

    无己老人手中剑是气剑,内力齐聚而成。对付火龙珠之功可说棋逢对手。

    有了白衣郎君领教过其功的威力,防范与未然自然是提早。

    一把气剑死死咬住火球,不让其散开,如此,它的威力便不再升级不可一世,就像一颗炸弹封在摇篮里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能抑制此功,不愧为六门约头号教椅。萧傲天从心里佩服。有心将他们说服与自己共得江湖,但这些人岂能配合。再说了,一山岂能容二虎。即是对立,那就是绊脚石,敌人,对敌人决不能心慈手软。故而想尽快挣脱这种不利局面,让火龙珠之功发挥它原有的威力。

    剑气紧跟火龙珠,无论萧傲天怎么样的变化多端都无法摆脱剑气。

    看来,得用浑身最大力相抵,不然,无法斗过他。

    用力最大化,萧傲天算是使出了吃奶的劲。

    瞬间,火球变大,迅速膨胀开来,顶住剑气,难分高低。

    此刻,就是比对内力,谁厉害,自有分晓。

    方丈大师对付酥舞置,他的化骨掌也是江湖绝迹之功,若是伤到身体,不死便废。

    方丈大师小心翼翼的应对,稍有差吃,定败无疑。败了好说,输赢兵家常事,可败不起,关乎生命。

    形刀手之功,也是内力齐聚而成,如手握一把关公刀威力相当。

    化骨掌虽是阴毒,但它的招式在方丈大师看来比较简易。这种情况,或许是因为武林高手吧,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再是招式简易,也不能轻敌,似乎感觉不难对付。

    但自己的形刀手功夫招式招招要害,都是让他轻而易举的化解了,如此,真是小觑了。即是化解,也不能认输,得加把劲力克。虽是这样想,已是全身的力气了。没想到,这家伙的内力不简单。

    对于方丈大师的形刀手功夫已是早有耳闻,杀伤力令人瞠目结舌。今日得见果然不同凡响。若不是会化骨掌,再加这些日子的辛勤苦练,必败无疑。酥舞置有此庆幸自己的遭遇让自己茁壮成长。由此看来,与他对抗,自己也可独步武林了,再也不会顾及到六门约的每一人都是难缠不易对付的主。心中想着,今后便要扬眉吐气,脸上得意的露出了不可一世的笑容。于是,用尽了全身的力量,化骨掌更加疯狂,招式更加迅速。

    随着酥舞置的提速,招式路数变得不那么清晰,有此,模糊迹象如影如幻,眼眶中出现了多重线条。

    即是如此,也不能抹去自己老练的眼功。本能的摇摇头,使自己稳定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方丈大师的情况,酥舞置随即了解,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道理催促着自己,化骨掌很快的躲人耳目击向方丈大师的头颅。

    形刀手之功不是吹的,识得攻击路线,手一划,如刀横劈酥舞置的胳膊,这是情急之下的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如此一招,若是一意孤行定会付出巨大的代价,说不定,没有伤到对方,自己先被砍了胳膊,不值的冒险。瞬间,收回伸出的胳膊稳坐灵蚓之背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这畜牲怎么没有参战?方丈大师感到万幸。

    酥舞置叫道:“阁下之功果真不简单,领教了。”

    清苦大师和华玲玉对付独孤剑,有好几次险些让独孤剑得手,幸的两人前后相互照应,才让独孤剑一次次的凶狠之招淡然无存。

    尹馨刀客见之,祝独孤剑一臂之力,瞬间,清苦大师华玲玉陷于危机状态下。

    子云子和王秀红合力对付义泉阔阔有余,不过,有了长枪鲁一手的帮忙,他们的实力变得庞大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