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了多人相助,子云子王秀红处于被动状态。

    招招狠毒,步步毙命。

    如此,整个局势处于劣势。

    清苦大师的大力金刚掌应对独孤剑的幻影大法,要不玩迷离,原本轻易,但现实是踪迹模糊,套路不清。那么,再是力大无穷也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不知是何缘故,他的路数怎么也看不清。难道,是自己的眼神退步?不,只能说明他的功力已在自己之上。再有尹馨刀客插手更是雪上加霜,步步退让。

    付一卓,雷行,华宇还有谢婉茹爷两,由于身体健康没有恢复帮不上忙,只有为大家呐喊加油,一边防御蛇群的攻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蛇群并无敌意。

    大家竭尽全力以赴,但都知道,敌强我弱。虽是全身心应对,毕竟,实力悬殊,各个力不从心。即使如此,也都战的对手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这样的境界,酥舞置看不下去了,唤起灵蚓突然偷袭。

    方丈与酥舞置相互抗衡,实力相当,算是平手。一个注视着一个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但酥舞置站在灵隐背上,脚下一个轻微的动作,灵蚓非常明白,瞬间随酥舞置之意偷袭开大家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点,方丈大师一时半会没能理解,待明白其意图后已是来不及阻止,只好大叫小心了。

    有了提示,众人防范之心的意识提高,可面临大敌无暇顾及。

    方丈想阻止,但被酥舞置牢牢牵制不能脱身。

    灵蚓偷袭,让大家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被尾巴扫到掉地上的,被爪子抓伤掉地上的,总之,无一幸免全部遇难。各个在地上口吐鲜血,几乎伤到要害不能自理。

    如此惨状,大开眼界。萧傲天一伙人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与我为敌的下场。”萧傲天仰天大笑。“给你们说过,归顺与我,同享富贵。没想到你们都是些冥顽不灵之徒。今日下场,归根结底是你们咎由自取,怨不得谁。”稍加停顿,语气变得善意说到:“你们这是何苦?这样吧,趁你们还有一口气在,再给你们一次机会,愿不愿意听我号令?”

    大家似乎没有听到萧傲天之话,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没有回音,萧傲天再无耐性的说,只要我一声令下,你们都会万蛇穿心,好好想想。

    掉在地上的人伤痕磊磊不可能回话。

    付一卓本是气怒,冲上前去一教高低,被李亨阻止了。也是,冲动是魔鬼。就算与他拼个你死我活,在伤势未愈的情况下,想必是寻死。忍耐的叫到:“以前见你,人模人样,虽是臭名远扬,也算没有铭灭人性。今日怎的了,良心发现?还是经过一次生死变得更加凶残成性?”

    萧傲天笑笑:“不错,的确是良心发现。以往以道义为本,才使奸人诡计得逞。今日,原本的我已是不在,而是一个暂新霸气的我。所以,我要实现我的理想,就是一统江湖。因此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话说于此,我想知道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付一卓风趣的说,你说呢?

    独孤剑一直希望借萧傲天之手灭了这些人一绝后患,这次机会绝不能有任何闪失。说到:“宫主,这些人都是些顽固不化之辈,跟他们讲话好比跟死人摔跤。以我看,速战速决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独孤剑的提醒,萧傲天自然晓得,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能翻天不成?说,你多虑了。

    义泉支持独孤剑,千万不能优柔寡断,否则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萧傲天依然自信,他们已失去战斗力,再无波浪可掀,再等等或许他们的思想有所转变。不过,依他们的性格,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不可能改变什么。即如此,就不要有任何的幻想了,即为敌人就应该死,于是腹部有了响声似口哨声。随着声音荡出,原本围击大家周边的蛇群哗啦啦的跃起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珼雅被公孙雯死死牵制,有心帮忙,但无法脱身,眼睁睁的看着蛇群,扑到大家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