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凤的离开,造成自己危机四伏,是自己轻敌了。

    剑速再快也不能抵挡火球的接近,致使自己空间内的空气流失到了窒息状态。好在闭气功过硬,撑上个时辰没问题。可是,不能这样下去,想改变局势,但全身力气已是最大化,逆变局面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难道,就这样认输?

    不,绝对不可以。否则,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但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绿凤收剑,目的是趁机攻击萧傲天,但现在的局势是,偷鸡不成施把米。既然局面不可挽回,将错就错,依照原有的计划行事。瞬间,剑气劈向萧傲天的双臂,目的,逼让他收功。

    眼见火球就要伤灼到目标,不想,一剑劈来,若是不躲定会废去双臂。

    就这样停止进攻,心有不甘,给了灵蚓一个提示。只见萧傲天屁股原地挪挪,灵蚓突然下降,离开了萧傲天。萧傲天则是原地不动,依然对付白衣郎君。

    灵蚓的目的,是从背后突袭,可是,亜厼明白它的意图,岂能让它如意。白公子,稳重,我去对付那玩意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真想随亜厼离开,而自己的身体已被火灵珠强大的内力所控制无法动身。

    亜厼离开自然明白它的意思,希望它能牵制灵蚓,绿凤就能顺利的有效抗击萧傲天,如此,自己得到解脱。没想到,灵蚓速度极快,就在绿凤举剑时刻,一股毒液喷出,又移动身躯,尾巴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绿凤不得不躲,否则,后果严重。虽是躲开了,灵蚓依然咆哮般不肯放过,庞大的身躯有远而近将绿凤意图缠绕,被亜厼阻止了。

    有了亜厼出击,绿凤迅速的脱了身,找机会再次出击萧傲天。

    温度已达万度,可这家伙依然纹丝不动,跟个没事人似的。萧傲天难以想象,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自己的火灵珠神功,借助日照阳精,汇聚太阳能量,瞬间融化万物,这倒好,他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萧傲天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不错,已是无法承受,大汗淋漓,又身躯内部渐渐缺氧,缺水,使之大脑不再那么清晰,迷迷糊糊,若再坚持定会被活活炙死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虽是晕乎,不过清楚的知道这一点,但没有一点办法改变现状。

    如此高温,自己只是流汗,纳闷起来,搞不懂是何故。

    亜厼阻止了灵蚓,与其争斗在一起。一个喷水,一个喷火,相互克制,各不先让。

    灵蚓虽是与亜厼对决,始终,没有脱离萧傲天半步,就在附近保护,因此,绿凤没的机会阻止萧傲天。无奈,落地。

    如不及时解救,白公子定会身陷篓笼遭毒手。虽是身有内伤,只要剩一口气,就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付一卓夏深巡很是着急。

    付一卓要跟他拼了,被夏深巡拦住,我来。

    只见,双手画半圆,提气,气足,猛然一推,一把一面明一面暗的气体组成的斧头有小变大冲向萧傲天。

    阴阳斧?

    萧傲天一惊。

    如此,不收手不行了。

    事态紧急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萧傲天趁白衣郎君晕晕乎乎的状态下收了手,算你命大。

    收了功,白衣郎君已是泄气的皮球没有一丝精神支柱如面条。绿凤忙冲上去扶住白衣郎君稳稳落脚在大家面前。

    雷行华宇围了过来问好。

    而谢婉茹注视着逍遥郎君,曾经威风凌凌的逍遥大哥,如今,变的不曾认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雷行告诉了原因,谢婉茹同情的骂起独孤剑。

    萧傲天指着夏深巡说到:“没想到,今日尽然见到只是传言中的阴阳斧,难得呀。不过,历不厉害,还得验证。怎么样,姓夏的,敢不敢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