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萧傲天的挑衅,很想斗上一斗,憋足了劲。

    付一卓拦阻,稍安勿躁。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。

    夏深巡觉得也是,何苦。自身伤势严重,动武,内伤加剧。再着,动武也不可能战胜他,无疑,以卵击石。说到:“罢了,怕你成了。”

    此说,完全是为了能让萧傲天收心,断了大开杀界的念头。尽快脱身为宜,而不是贪生怕死。

    此说,又合乎大家的心意,但对萧傲天来说,明白其寓意,不过,既然已是手下败将,不必赶尽杀绝。就算日后找我算账,就他们这样的武功,恐怕还的练得十年八年的,否则想都别想。得意洋洋的说,看在你识大体的份上,老夫就给你一次机会。老小子,最好老实点。

    这样违背了自己的初衷,绝不能错失良机。独孤剑急言,不行的,这不是放虎归山吗?

    义泉附言,是呀,他们不除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萧傲天思绪一时,觉得有道理,或许是自己脑袋热了,瞬间改变了主意。也是,就凭他们刚才的实力,应该差我十万八千里,不过,一旦有了生机还有我的实力吗?他们说的是,这群人不除最终是麻烦。拿命来。

    付一卓叫道,出尔反尔,卑鄙无耻。

    管不了那么多了,今天你们必须死。

    萧傲天半截身子停留空中,一团火随即出现。

    始终,发此功,需要灵蚓的衬托,少了灵蚓,萧傲天独自一人难以持久。灵蚓非常明白这点,想方设法脱离亜厼,可是不然,死死被咬住斗的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萧傲天无奈收了功,要独孤剑一伙人立刻出手。

    此次,独孤剑一伙人实力超大,白衣郎君一伙人,可以说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了。与其战斗,可以说易如反掌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萧傲天在空中不能太久,灵蚓很是清楚,千方百计摆脱亜厼。见到独孤剑一伙人的攻击,亜厼着急了,得前去阻止。既然灵蚓有退出的意思就随它。

    两物算是各为其主。

    独孤剑满怀信心的叫一句歼灭,快要得手,不料,空中一团火迎面而来,制止了他们的行动。

    亜厼威立他们面前说,前进者死。

    即刻,两军对擂,陷入了僵局

    珼雅与公孙雯斗的难分胜负,都想置对方死地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局令魔族公主失望至极,几月不见功夫见长,没想到,厉害了。

    珼雅对魔族公主这次的战斗,也是出乎意料,没想到,能应对她。说明,是自己不自信。

    公孙雯就不信打不过,于是双掌齐推,纳聚全身力气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珼雅也是,用尽全力,双掌推出,算是来个了解。

    双双掌力相接,白气黑气相接后形成了一道墙,谁也不能冲破谁。

    或许是时间的问题,双方慢慢停手不约而同的收了手,像一个没气的皮球,有气无力的落地。

    李亨明白,她们这是拼命了,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绿凤又扶住珼雅,仙子,没事吧。

    珼雅摇摇手无大碍。

    萧傲天对公孙雯说,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计较。还请公主不必在意。

    公孙雯哪有这样的心态,发火了。不管三七二十一破口而出,还不给我杀了他们?犹豫什么。

    萧傲天无奈,驾驭灵蚓,施展功夫冲向大家。

    绿凤着急起来,推推白衣郎君,郎君哥哥,你快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晕晕乎乎好一阵子,终于,清醒了。摇摇脑袋瓜子,眼神还算清晰。深吸一口气,又吐了一口气,感觉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但此刻,火球来势凶猛就要烧灼到自己了。

    绿凤不愿离开,要死一起死。

    危机时刻,亜厼吐一口火顶住了火灵珠攻势。

    珼雅拉住绿凤,说,你俩快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