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摇身一变穿了短裤不好意思说,对不起。

    见了长相,白衣郎君说,既然会变,怎么会是这副模样?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是微笑但不言语。因为,爹生娘给自己做不了主。

    亜厼瞬间明白了他们的笑意。即刻摇头晃脑,眨眼间,丑陋的面容变得一副十七八岁的男子的样貌说,怎么样?满意吗?

    满意满意,,,,

    即使在危机时刻,大家依然开心。

    亜厼双臂挥圈几下,一团火出现在手掌心,然后对着门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火势很大,攻势也猛,应该能将此门打开。亜厼信心满满。就在击中门面时,一道水墙突现挡阻了攻势,而且一股力量无比,将火掌推了回来。

    亜厼已是最大力,已无力阻挡,任由宰割。

    众人岂是有恃无恐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早已有准备,迅速的挥剑劈去,想击碎水墙。剑气威强,但对水墙毫无反应,依然,攻势凶猛。

    绿凤不甘示弱,挥剑击之,也是同样的结果,无奈,双剑合并。剑气如雷,拦腰斩断水墙,却不然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好家伙,法力如此厉害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心里嘀咕起了。但不论怎么样,得阻止,不然,后果严重。

    抗击不行只有拼内力。于是剑气对准水墙还击。有了剑气还击,亜厼的压力减轻了,不那么紧张,顺口谢谢大家又特意的谢谢白衣郎君和绿凤。

    但不论他们怎么样的反击都是无济于事,就像没有攻击一样。

    这如何是好?

    绿凤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安慰,车到山前必有路,别担心。

    三人之力,看上去一点不顶用,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,攻击方法错误?若是如此还需从长计议。说到:“你们先收手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要大家停止攻击。

    怎么收?收不了了。被它吸住了。亜厼说。

    其实,在接触到水墙感受到它的威力后,就有做好收手的准备了,但箭已发出不得不拼。另着,想收手也难,已被吸住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剑气,威力无比,可对它一点用没有,原来是这样。好在灵剑有自保功能,不然,也会无法脱手。这倒提醒了白衣郎君。既然如此,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。想此,让绿凤收剑。

    绿凤不理解,有了咱两助阵,对方依然强势,若是撤手,岂不正中它下怀,?

    白衣郎君要她收剑,以后解释。

    既然郎君哥哥这么说,定是有他的道理。收了剑看着白衣郎君,看是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什么办法也没有,无非施展自己的功夫而已。就是乾坤吸功。既然力劈无用,那就以牙还牙,吸了它的内力看它怎的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的霸气,让绿凤很是欣赏,不由得夸赞自己好眼光,找得这么一位白马王子。要说以牙还牙,郎君哥哥定是胸有成竹,那么,拭目以待。

    有了灵剑之斗气,再有自己的乾坤吸功,相信,威力无以伦比。叫绿凤依然与自己双剑合并,这样,双保险。

    原本灵剑之力,只能本能的利用自己的力量击垮对方,这倒好,逆行倒施。

    绿凤大为不解。

    其实,白衣郎君也不知,这样行不行?不过,凡事都有第一次,不尝试何来成功?只能祈求灵剑发挥它的灵性,让自己的构想成真。

    自己的想法,也是冒险,构想利用乌金剑无穷的力量帮助自己,假如说,自身力量不足,灵剑可以为自己保驾护航。

    绿凤说,郎君哥哥准备好了吗?

    白衣郎君点点头示意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