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的大胆构想应该不成问题,有了灵剑强大的力量相助定能将对方强大的力量吸收,如此,看它还牛个啥?待绿凤准备就绪,开始了实现自己所谓的宏伟的构想。

    只见双臂慢慢抬起,手指对齐,运气。左手指向前一指,紧接着,右手随即背后拔剑,一道白色内气像几十级大风的时速般吸住了水墙。

    亜厼顿感手臂轻松,不再有被吸住的那种感觉后迅速收手。嘴里喊着妈呀,这什么法力,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有了双剑合并的威力,再有自己的内功相加,果不其然,治至了水墙势不可挡的势头,再不往前而是滞留不动。接着,水墙慢慢变小缩在一起成个圆球形状,再接着,继续小,直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大家欢心鼓舞,总算解除了危机。

    绿凤夸白衣郎君就是厉害,喜欢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但大事不妙,自己的肚子鼓了起来,像十月怀胎。是什么情况?白衣郎君不知,莫不是那些水到了自己的肚子里了?越来越鼓无法控制。若不解决此问题,会撑破肚皮的。越想越担心,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大家也是担忧起来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珼雅见之乐了说不必担心,白公子只是没有把它吸收而已。

    吸收?

    白衣郎君明白了,但不知如何才能将这股强大的内气所吸收,于是谦虚的请教珼雅。

    珼雅说,你凡胎肉体自然不能将之鬼气吸收,搞不好,它会要了你的命。

    那如何是好?

    众人显得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珼雅安慰大家不用着急,待我给白公子一套法术,定能相安无事收了它。白公子,听好了。

    珼雅所受法术,离不开人身的经络,说了密密麻麻的经络后,要白衣郎君速速练习,否则来不及。

    大家都按珼雅所说,提气丹田,经过胸,胃,天门,脑,通过肩颈,后脊,绕过腰,肾,最后到达尾关,又从两肋上得双臂到达双手,接着,掌心按腹,深呼吸,闭气,用掌力再度吸收,循环三圈便被自身内力所容,从而达到最终的目的。

    另外,它有伤口快速愈合之功效,希望你们好好练习。珼雅特意嘱咐。

    众人按着步骤练习,一股热流缓缓产生灌穿全身。

    这套法术大众化,都是夸赞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除了白衣郎君不是一样的感觉外,他人尽属同归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的感觉与大家恰恰相反,冷的要命,打起颤来。

    绿凤着急说,仙子,这是何故?

    珼雅解释,水墙属阴极寒,而白公子属阳,相生相克,自然,冷暖相持。这种表现,说明,身体一时不能适应。能不能很好的吸收,就看白公子自身的体力了。

    借助外力,或许郎君哥哥会好些。绿凤想此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珼雅阻止,最好不要,让他自身调理,这样,对身体有益。

    绿凤恍然大悟,差些铸成大错。

    经过一会儿的抗争,那股冷流渐渐变淡,消失。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头上渗出黄豆大的汗珠子不再出来,说明,已将冷气制服了。高兴的忙用手卷擦擦白衣郎君额头上的汗珠子说,我就知道,郎君哥哥一定行。

    又练了两遍后,强大的冷力被完全克制,顿觉身轻如燕,好似飞起来。突然,胳膊奇怪的硬起来如棍,无法控制。白衣郎君用尽全力制服,无济于事。强忍一会功夫后,又有一股气要从胳膊冲出。

    珼雅问了情况,立刻作出判断说,手为拳,如平日用功发招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即刻明白,想来,定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道绝不能浪费,心中已有目标。转身一拳打向鬼族之门。

    速度极快,就是眨眼间。不知是门有反应迟钝,还是水墙被吸失去了法力,故而门没有消失。只听一声巨响,那道门粉碎的乱飞。就此,鬼族之门被破。

    亜厼此刻开始注意起自己不认定的主人来。也开始,有了接受这个新主人的念想。

    绿凤说,门已开,我们可以进去了。

    依照妖王的描述,这里属虚幻,可是,这门尽然还是保留的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亜厼知道这里面藏着古怪说,切莫着急,千万别大意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绿凤有些质疑。

    亜厼说了原因后,不再疑问,走到门口抬脚踏了进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