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握灵剑踏进了鬼族之门,走了几步,果然,没有任何情况,看来,就是此问题,灵剑护佑。说,已经验实,证实了我的推断。要想通过,必须拥有灵剑者。

    大家松了一口气,算是找到了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眼看付一卓的身体被全部冷冻,亜厼急叫,若不及时相助破解,待头颅冷冻,眨眼间定成粉碎,而且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如此紧急,白衣郎君即刻明白怎么做了,跑到付一卓跟前抓住了付一卓的胳膊,借助乌金剑传内力给付一卓,希望破解冷冻。

    果然,非常神奇,一会功夫,冷冻慢慢消退,直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顿感全身冰冷,多多索索打起颤来。没想到,冰块化了倒是冷了。付一卓不经意的说。

    大哥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依然扶着付一卓不敢松手,转头说,大家一个一个紧抓,有绿凤带路方可安全。

    照着白衣郎君的嘱咐,走进鬼族之门后,果然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无己老人一伙人的伤势,有了珼雅传授的妙绝法术后,内伤得到了抑制并且恢复的很快。不然,绝不会行动自如。

    走近阁楼不足十步的距离停了下来,细细观察那些会动的影子到底是什么东西。看了一会功夫没有任何发现,那东西依然舞动,像是表演供大家欣赏。

    这都是些什么情况呀?大家禀气宁心观察着。

    珼雅领头在最前面说,看来,亜厼说得没错,全都是虚幻世界,不必理会我们走。

    亜厼似乎有异议让大家稍等片刻,理由是,妖王说过,虚幻景物不消失很危险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得把它们搞定而不是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众人从懵懂中恍然醒悟。

    对付阁楼,离不开灵剑。

    走到现在完全有灵剑自身精气克制,而阁楼鬼影,离不开灵剑的威慑。若没有灵剑护佑,众人瞬间就成冰人。

    大家陷入两难困境。

    绿凤说,要是能把我们隔离,又不受这的鬼气打搅,那我们就可以安心对付阁楼了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也有此想,但计划不完美便没开口。

    此说提醒了珼雅,稍加思索一招即出。我将你们包裹,以防攻击,你与白公子就有时间对付了。前题是,我得有保护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想了一下说,这不难,站我肩上即可。

    也是啊。话落,胳膊松开前面的华玲玉,轻身飞向白衣郎君。就在刚刚松手后的瞬间,寒流急速攻击,眨眼间功夫,向前迎面部位已成冰,动弹不得。好在珼雅法术强劲,冻的功夫间,已到白衣郎君跟前不足一步位,不想,走不动了,已被完全控制,好在没有被完全冰冻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急忙转身用右手托住珼雅的脚,然后推入了内力。随即,珼雅被冻的身躯慢慢化开,明显,寒气大冒散开。

    仙子,没事了吧?

    珼雅吐口气,没事,好险。没想到,这里的法术要比我想的厉害的多。看来,此处很危险。

    亜厼有些着急说,仙子,此处不易久留,施展法术将我们隔离,好让白公子和绿凤对付阁楼。

    珼雅双臂展开,双手合十,一道白气霎间展开形成一个口袋形将大家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绿凤再度双剑合并,开始攻击阁楼。

    或许是动静过大,还没有攻击,那些鬼玩意已经开始了攻击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,各种各样的头型脸型体型为一体化的怪物蜂拥而至,咆哮着,怒吼着,张牙舞爪,扑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