贸然行动必会危险重重,应当稳妥。绿凤再也不会粗心大意胆大妄为的鲁莽了。

    但谢婉茹却不这么认为,鬼障已除有何惧哉?我一个凡人,今天就要踏进这鬼族老巢,奈何我也。说着已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雷行华宇感知危机四伏甚至十面埋伏决不能让她任性胡来忙拦阻,但已晚。

    在谢婉茹踏进去的那一瞬间凭空消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谢婉茹

    雷行华宇喊着不记后果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大家开始发慌,如何是好?

    夏深巡顿时着急,拼命似的往里钻。

    雷行华宇进的时候没法拦阻,由于夏深巡距离远理所应当被大家阻止了,要他不要冲动,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我怎么能不着急,她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呐。夏深巡几乎哭泣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安慰说,吉人自有天相,相信他们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你别安慰我了,快想办法呀。夏深巡似乎祈求。

    此刻无计可施,唯有进去瞧瞧可知结果。白衣郎君说,大师请放心,我一定带他们出来。

    绿凤说我也去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没有推辞,点点头,示意同意。

    进了里面,好似宽敞,因为黑漆漆一片,什么也看不见。摸索着走了几步并无发现有杀气存在,这下可放心了,但不见他们影子,去哪了?

    白衣郎君绿凤左右展望,只能模糊性的看到一步距离。走一步似乎都是试探性的,不敢阔步行走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危险存在,便可大声喧哗。绿凤叫了起来。连叫几声无人答应,去哪了?郎君哥哥,要不咱回去吧?瞧,门还在。

    掉头瞧去,果然,门没有一丝改变,说明这东西不是虚幻。点点头,恩了一声,放心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见他们出来,夏深巡急问怎么样了?找到她们没有?

    大师请你放心,里面并无杀气,只是很黑而已,相信,他们并无事。所以,我出来就是要大家一起进去,说不定,这里就是出口。

    李亨对白衣郎君的能力毋庸置疑,好,我们走。

    但是里面黑不是一般的黑,而是出奇的黑,得想法,不然,伸手不见十指无法行走。此处明亮阑珊,一定是夜明珠,得想法,弄它一块。左右展望不见其影,就在失望至极之时,转头瞬间,一个闪点一闪引起了注意。

    它在左边右角,一个低凹之地。即刻走了过去一瞧,深不见底,是个无底洞。洞口不大,直径有四五尺。待那闪点再一闪,那光耀眼,甚至刺眼,致使眼睛无法睁开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表明,无疑,夜明珠就在此处。

    见白衣郎君下去,绿凤执意一同,说什么都不分开。

    王秀红托着被伤的身体,有气无力的要他们小心,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珼雅说,要是危险就不要搞了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面带微笑很自信,放心吧,我会弄到手的,定会凯旋归来。

    众人当之忧心,不过,白公子做事一向稳重,成功率?目前来说,处事没有不成功的,因此百分百。有了这样的想法就不觉得危险了,只是希望速去速回,平平安安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摆手示意放心吧,拉着绿凤一起下去了。

    不知落了多深,就是不见地面。好的一点,面积越来越宽敞,且又明亮无比。大约一刻钟后,眼前的一幕让人瞠目结舌耳目一新。

    天呀,这里太漂亮了。绿凤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不错,除了明亮,还是五彩缤纷的世界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觉得仿佛到了天堂,妙语连珠,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哪来的五彩线条呀?绿凤经不住诱惑着力四处展望寻找。

    看了四周,除了神奇的彩线,再有一处发光的岩石,几乎平淡无奇。

    那么,彩线何处而来?

    两人找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找不到头绪就不找了,想办法取走夜明珠方为重要。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的走向发亮的岩石。

    这一点说明,两人心有灵犀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对视,说明心心相印,对方也是同样的心境而高兴。

    看着硕大的岩石,不由得惊讶不已,难不成,这么大颗夜明珠?如是,如何取走?绿凤先开口。

    观察了一会,觉得这岩石并非夜明珠,想取夜明珠,就得破碎岩石。

    绿凤知其原因,如何破?剑劈会不会破坏了夜明珠?绿凤担心的说。

    岩石是夜明珠的保护壳,只要除了岩石,定会取出夜明珠。至于伤不伤得夜明珠就不知道了,即便有伤也得破,不是吗?必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