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凤分析,岩石密度高,绝非一般。拔剑说,郎君哥哥,还得双剑合并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没有拔剑的动作,对着绿凤嘻笑说,好长时间没有活动胫骨了,用拳头就好。

    绿凤支持,鼓励,右手成拳头,加油。做完动作,刻意走到了一边让开,以防伤到自己。

    双臂慢慢伸直,手指戳直,接着弯曲成拳头,随着胳膊然后收回,用足力道,双拳打出。只见两个拳头形状的气道冲了过去,打到了岩石上面,只听轰的一声响,岩石纹丝不动依然如旧。

    绿凤瞅了一眼见没反应说,郎君哥哥加油啊。

    对这样的结果,白衣郎君感到意外,不应该呀。也是,没有什么不应该的,说明自己的力道不足,即如此就继续,轰轰的又是两拳,打的他额头冒汗。

    不管岩石破不破,郎君哥哥已是尽力了。再看郎君哥哥额头有汗,心疼的忙拿出手绢擦擦,安慰说,郎君哥哥歇会,我们一定行的。要不,借用灵剑威力?

    白衣郎君点点头,也好。没想到这岩石这么强悍。

    稍歇一下,准备挥剑行动,就在此时,咔咔的声音从岩石里面传来。

    什么声音?

    两人顺着声音来源找去,听出声音来源的那一刻乐了。

    绿凤欢叫,郎君哥哥,岩石被破了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也是高兴。这东西怎么从里面破了?

    绿凤不管三七二十一没心没肺的说,破开就好。

    岩石不断裂着口子像冰块一样从里往外炸开,眼看就要奔出来了,此刻才意识到,有一种力道催促,不然,气道往外顶。想想,这股力道定不可小觑,以防万一还是远离些好。二话没说,拉起绿凤就走。绿凤不知其原因,有些抗议因素,不过,郎君哥哥一向机警,此做,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不利因素,不然,不会不解释的。

    刚走出四五步,一道气流破茧而出的冲上天,随着气流冒出,岩石成碎片满天飞,接着,随之洞口而上不见了影子。

    好一会,强大的气道终于冒完了,岩石碎片也不见了,接着,出来一个很小很小闪闪发光的人。他的状态耷拉着脑袋像是在熟睡,迷迷糊糊,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好可爱呀。绿凤看得出奇。说着就要前去抓住他。

    让白衣郎君阻止了,等会。

    再等他就跑了。

    不会。你看他,在酣睡,像是刚从娘胎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我怎么觉得他要跑,就像被压抑了好久似的。

    此说点醒了白衣郎君,要是这样理解,难不成这东西,是被鬼魅魍魉控制于此的?若如此,他这般就是掩饰,遮人耳目好逃走。想此,果断的飞身上前捉住小人,不料,小人儿似意识到危险,突醒,迅速的往上跑去。

    随着小人儿的离开,此地的光亮瞬间变暗接着漆黑。绿凤大叫郎君哥哥我害怕,不要丢下我。

    小人没逮住,亮光尽消失,如此,绿凤岂不危险?有此反应,白衣郎君返回,拉起绿凤就走。

    想捉住小人已是不可能,就让他去吧。

    绿凤着急,就这样让他跑了是不是可惜了?他可是唯一取亮的工具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无奈,但没辙,安慰说,既然人家不愿留,何必强求呢。

    也是。不过我们救了他,怎么的也得有声谢谢吧。

    看他样,是吧我们当成坏人了。

    对了,仙子还在上面,要她帮忙定行。话落就喊,捉住那小人儿。

    由于是山洞,传音速度快,珼雅听的清楚。小人儿是什么?还在纳闷,一会功夫,一个会发光的小人儿急冲冲的出来了,双手作揖,意思是说,行行好放他一马。

    珼雅犹豫起来,真不忍心捉他,但是白公子他们喊叫捉住他必是有原因,即如此,捉了他再说。

    急伸出一只手,口念几句咒语,一道网子缩成扑向了小人儿。

    小人儿见被封住,顿时哭丧着脸,那副祈求姿态完全消失了,留下的只是满满的恨。

    小人儿无法前行,理所应当被白衣郎君活捉了。

    小人儿知趣,没有任何抗议,任人摆布。

    众人对他的出现很好奇,不是说去取夜明珠,怎么,讨个小人儿回来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说了经过,解释了原因,大家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沉迷于小人儿,想揭开秘密,小人儿自我介绍起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