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衣郎君捉着小人儿,仔细端详起来,远处打量,小屁孩一个,近看,面目丛老,足有七八十岁之多。刚要问其缘由,他来个自我介绍,不妨听听。

    小人儿打量了大家一眼后,原本使劲儿的挣扎态度变得平静了下来,好似知道,今日在劫难逃,挣扎没用,故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原以为他自我介绍却是不然,而是诉苦来着。

    虽是了解了他的心思,众人还是期待他有什么把戏说服自己放过他。

    唉声连连,口吻甜美,一度低调,求饶一般说起成迷往事与大家听。

    我本东海一枚千年夜明珠,经过百年浩劫修仙入道。三百年前的一天,在东海海底断草崖一处修炼,不知不觉来了一群怪物将我强行绑走,并将我压入此处,目的是取亮。今日得以放生,自然是感激涕零,以防不测故装酣睡好逃离此处,不想,还是落入你们之手。叹口气,即如此,认命了。说吧,要我做什么?想想,无非就是取亮,罢了,怎么做?

    众人听后乐了,吆喝,挺聪明的。

    李亨从来没见过这么小的人,不到一手掌大,不过,他身上发出的光足以照亮千步万步远,怪不得,妖魔鬼怪神通广大。很好奇问,夜明珠是不是天生的?

    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是,不是,需要一种元素。元素有数不清的种类,什么样的颜色都有,千奇百怪。起先,我们都是一颗普普通通的石头,经过千百年的磨练成玉石,机缘巧合得到元素,便可转为夜明珠的行列。再经过几百年的修炼便可成为夜明珠,修成正果者少之又少几乎没有。像我这样的,想来,世间稀罕。

    吆吆吆,瞧把自己说的那么金贵。亜厼不认同他的说法说,说你胖就喘上,别自以为是。像你这样的,我们见多了。老实交代,你是哪路妖邪。

    小人儿的说法被驳回更加委屈,我说的都是实情嘛。

    不管他的经历是真是假,有一点可证实,他的确是块上等的夜明珠,这跟自己的判断完全吻合。白衣郎君不由得放手说到:“你的遭遇我们很同情,因为,我们是一路人。”

    小人儿恍然醒悟不敢相信,你们不是鬼魅?那怎么能到此处?这里可是六界之外虚幻世间,有来无回。

    这一点谁都清楚,不用提醒,不过还的谢谢小人儿提醒。

    小人儿更加迷茫起来,看他们样子跟鬼魅无恙,可他们并未认可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白衣郎君解释了经过后,小人儿再不怀疑的蹦起来。因为,自己或许永远得到了解放。为了报答救命之恩,力所能及,帮助他们摆脱困境。再说,举手之劳。说到:“我开路。”

    大家半信半疑,迟疑态度,唯有白衣郎君相信夜明珠。

    大家的态度,有所防备,白衣郎君示意不必,应该相信他,毕竟,他也是受害者。敌人的敌人是朋友。

    刚要进门,几位大师突然间极其难受无法行进,像是又要吐血。

    本不该再是有人搀扶,这下好了,必须的。

    付一卓扶着无己老人顺道号了脉相,发现经脉有阻塞迹象说,有了仙子的法术,全身经脉应该畅通无阻,可是,怎么还是有堵塞现象?怎么回事呀?抬头望仙子,仙子,快想办法,不然,他们很难支撑。

    对他们的伤势恶化,很是不解。要说自己的那套法术算是特别的精进,应该不会出现反弹,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,对他们而言并不有利?

    珼雅一时不知说什么,因为没有找到原因。

    自从夜明珠的出现,他们身体状况一度危机,是不是与这有关?白衣郎君自问。

    走到珼雅面前说了自己的想法后,珼雅觉得有理。因为,夜明珠是极寒之体。刚要开口,夜明珠开口了。

    见到大家伤势恶化,夜明珠即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说明,忘了告诉,伤者万不可接触我,否则危亦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怎么医治?

    其余人都很着急。

    唯有亜厼愤怒急言,果然不安好心,我杀了你。

    小人儿不以为然,淡然从容,杀了我有用吗?

    大家很着急。

    看此大家的情绪,夜明珠说不用着急,此事倒也简单。我虽属寒,但内丹属温。说着,张口吐出一颗发红丹珠在大家头顶照住众人,然后发出一道红色光线。光线温性,照射一会后,众人感觉身体明显好转,身体堵塞的经脉完全相通,由此,心速减少并且平稳,一切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此情况,让大家彻底的相信了夜明珠,那份猜疑彻底瞑灭了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谢谢夜明珠,一起进入了大门。

    谢婉茹。

    大家使劲儿的喊着,没有任何回答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