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了夜明珠,里面变得灯火透明。

    里面的空间不是大,能一眼望穿,但不见谢婉茹他们的行踪。

    去哪了?

    夏深巡百感交集不愿接受这般事实。

    空间如山洞,奇形怪状,乱七八糟的小窟窿像蜜蜂窝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。

    他们去哪了?

    众人四处展望。

    连叫了好几声没答应便不再指望喊叫能唤回他们,决定,寻找。但眼前并无路的迹象如何行?

    珼雅,亜厼,李亨,夏深巡,白衣郎君,绿凤分头行动,找遍拐角均无收获,算是极度失望。

    夏深巡当时腿就软瘫了一屁股坐地上,眼里流出了泪水。

    大家安慰,一定会找到他们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阵子的嬉闹声阴阳怪气的响起。似馿叫声,马叫声,狗叫声,,,,,总之,十二生肖的声音齐全一一道出,惊得大家措手不及甚至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个声音是典型的鬼叫声,是凶是吉还得一一鉴别。

    有了珼雅的解说,众人不再惊讶吃惊,而是仔细瞅瞅他们在哪。

    都说世上有鬼,但无见其影,就连这般声音也为曾听过。原来,他们的喊叫都随他们的属相。看来,世上之说,不是空穴来风,而是有根有据。

    夜明珠言道,有我在,它们无法现身,要不,我收了光试试?

    付一卓坚决不同意,夏深巡也是。理由是趁黑受到它们的攻击。白衣郎君也是担忧,不过,这样耗下去又不是长久之计,总得想法结束这种尴尬局面。丛是存在着一定的风险也得一试。说,无碍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

    说服了大家,要夜明珠收光。

    而此刻,夜明珠倒是害怕了,白公子,你要保护我。

    本担心夜明珠耍炸趁机溜走,这下好了,正无理由约束他,不想,机会来了而且理所应当。那你到我怀里来。白衣郎君放下戒心说。

    收了光亮顿时漆黑一片,瞬间,无数个红点出现。它们如眼睛又如一点火苗,星星点点。再仔细观察不是眼睛而是火苗,成双成对,原来就是传说中的鬼火。它们的声音随着光无肆无忌惮起来,只是远之观望却不敢靠近,说明,并无攻击意思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看来,是冤灵,存着善意。

    即是冤灵,就有机会征服它们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大胆尝试自己的构想说到:“你们别怕,我们不是鬼魅一类的。或许,我们还能成朋友。”

    此话出,顿时寂静,鸦雀无声。好似等待下一句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我们并无恶意。”

    那些红点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阵子后,一个猫发声音说到,救我们出去,我们就信你。

    呀,这么苛刻的条件。这个问题太难了,如何救?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呢。不过,他们能说出此话,定是知道如何做才能出去。真要是知道如何出去岂不美哉,说到:“你们可知如何出去,我就有办法就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当真?

    君子一言。

    当然知道了,可惜,我们没法出去。要不是看在,你们不是鬼邪的份上,我们才会说出这条件。

    为啥?

    你们即为凡人,又能进的鬼魅魍魉的老巢算是本事。因此,我们观察一阵子后,觉得可以一赌。

    这么自信?

    在你两第一次进来时,我们就好奇本想多了解一下,不知为什么你们又走了。不过现在我知道了,是因为黑。这点,你就不如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们?他们是谁?众人不解,细想,定是谢婉茹雷行华宇他们。

    夏深巡急问,他们在哪?是不是安全?

    瞧把你着急的。放心,他们很好。只是,一样的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它们之意懂了,无非,借助力量让他们离开。珼雅说,:“可以。实话告诉你们吧,你们惧怕的鬼魅魍魉已被我们打跑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厉害呀。也是,没的本事怎能进的这第二道大门。好,我们相信。往前走,有一个洞口,是通往阳间的必经之路,也就是第三道门。鬼魅魍魉在那设了结界,迄今,无人能破。你们一定好奇,我们为什么会在第二道门内?不妨告诉你们,我们的魂魄已被鬼魅魍魉拘去,属游荡,行动自如。之所以在此,是因为此处符合我们藏身,待得有朝一日取回魂魄好去阴间报道。也因此,我们找到了第三道门。

    听了这么多,好似在听天书。李亨更是好奇之感。有此说,不由想起一段太祖下阴间借钱传言,看来,绝非无中生有。

    有了提示,白衣郎君决意一试,因为,这是唯一离开这的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