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带路。”

    白衣郎君说。话虽这样说,刚才拐拐角角都看过了,根本没路可行。如何行?且看他们的。

    猫发声音说放心,路自然有。说着领头而去。

    有了星星点点的鬼火聚集,顿觉漆黑的环境变得亮了起来。虽说不是灯火阑珊处,也算看得清面前。不大的空间总共有十余步便能到头,但在他们的迎引下,瞬间,有路可行。不过,行路弯弯曲曲。

    走了好长时间,仿佛一柱香时间,终于看到了一扇门。门的旁边有三个人的背影,很熟悉。他们时不时的指指点点,像是在研究什么。

    莫不是谢婉茹她们?

    大家疑惑。

    夏深巡定睛瞧去,不错,就是茹儿。于是喊叫起来,但无任何收获。

    她们依然纹丝不动,根本不予理睬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猫发声音说,这里设了隔音模式,他们不会听到的。

    绿凤好奇,跟你们讲话怎么会听到?

    这个自然。我们虽失去魂魄,但只是一魂两魄,剩余两魂五魄,足以修身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几百年来终于让我们修来一点法术,不然,怎会藏身至今。

    边走边说,不知不觉已到谢婉茹身边。

    她们根本没反应,要不是夏深巡从背后拍了一掌哪能知晓。

    转身瞧去,原来是爷爷,您吓死我了。

    夏深巡虽是高兴,但在嘴上少不了责怪几句。

    谢婉茹表示以后不会了。

    没有光亮,他们走路怎么会到这?想想,定是鬼火引路。想此,夏深巡心感欣慰。有心谢谢,却未开口,只是面带微笑看着鬼火们。

    就这了。猫叫声音指着门,别看它没有什么布置,杀伤力却是非常厉害,不可小觑呀。

    此门的确平淡无奇,除了有门的样式,就连门边也没有显示,周边尽是黑漆漆的岩石。

    雷行解释说,我们研究了好久都没有一丝头绪。白大哥,你看看,有什么奥秘。

    观察了此门,无一露馅之处,甚是严密,堪称天衣无缝。不过,再是无机可趁,也得见缝插针,不然,全部被困。左三圈右三圈,来回循环,反复推敲,就是不知如何下手。最后决定,文的不行就来武的。二话没说挥剑劈去,目的是,经过打斗,有所发现。

    果然,一道绿色网子即现,拦阻了剑气。剑气被轻而易举挡回,说明,它的法力可不一般,没想到,如此厉害。

    绿凤随即挥剑,双剑合并定能搞定。

    自己的力道已是不可小觑,没想到,再有灵剑威力也不能将它劈开,不由得佩服起来。双剑合并,再试试。看你撑到啥时候。

    应着绿凤双剑合并,顿时剑气飞虹力劈网子。随着一次次发出的抗拒响声,网子丝毫无恙。

    如此厉害,是小看了。

    两人收了剑,显得无奈。

    猫发声音不以为然的,语气带着嘲笑又或是粉刺味儿,年轻人,不要随意说大话,搞得自己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丢人现眼。白衣郎君很清楚此意,不过不必计较,在哪跌倒在哪爬起。说: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只要不自甘堕落就有机会赢得它。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看了经过,珼雅清楚,此网法力的确不一般,要想破了他,的确需要强大的力量。有了白公子绿凤,再有我和亜厼之力,定能压制它。

    珼雅的想法,大家理解并支持,事不宜迟说干就干。果然,不负众望,网子在大家的重力打击下撕破了一道口子。见此情况,珼雅要大家再加把劲,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经过一会儿功夫的打压,网子彻底被破了。顿时,门消失,一股强大的气流从外面吹了进来,接着,有星星点点的光线射了进来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欣慰,甚至欢心鼓舞。

    鬼火们也是欣慰,兴高采烈的。

    猫发声音好像从新的认识了大家说,你们真行。我算明白了,你们不是一般的凡人,定是修仙入道之人,不然,鬼魅魍魉设的结界就连附近的神仙都无法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说:“不瞒你说,我们这里的确有仙子。”说着看向了珼雅。

    鬼火们即刻明白了,难怪。谢意连连,夸赞珼雅身手了得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即刻离开为上上策。珼雅说,你们的魂魄,确定了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这个问题,难以回答。只知道,藏在了阴山背后,具体位置真的不知,若想知晓,抓到鬼魅魍魉便好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你们暂时去不了阴槽地府?白衣郎君说。

    可以去的,只是魂魄不全不能转世投胎罢了。鬼火们很无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