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猫带着宝儿落地在一处山脊上,山脊间有一石栋,石栋上面写着三个字,化影洞。洞旁边有一小门,便是入口。

    黑猫向周围扫了一遍,没有发现异常,满意的点点头说,你在这等着,我去要他们出来。

    宝儿不知他们是谁,不去理会,因为,自己已被黑猫带至空中玩的不亦乐乎,所以,不需要他人的加入。即是不愿意,也没有办法阻止。因此,对黑猫的言语深信不疑,犹如圣旨般听之认之,站立在门口静静期待。

    黑猫此举,让白衣郎君疑惑不解,什么情况?为什么放下宝儿独自走了?难道,带至孩童就到这?不会,直觉告诉自己,一定有什么秘密。或者,是等待某个妖邪的到来?若是如此,宝儿岂不危亦?想此,果断的到了宝儿身边,速速抱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珼雅问什么情况?白衣郎君说,黑猫定是传唤某个信息,或是有什么阴谋,不管怎么说,宝儿此时是离开的时候了。仙子,亜厼,请你们务必逮住黑猫,我在一边等着你们胜利的消息。

    珼雅说,一切包在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远处一片黑云急匆匆而来,说不上,是什么缘故促使它们走来,总之,此云怪异。白衣郎君站在山脊的某一处,为了安全躲了起来继续观察。

    好在,他们不是到此的。那么,由此说明,黑猫在等待什么人的到来,自己的分析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继续分析。

    黑云的出现,说明,此云绝不是仙家,大神们所趁,而是魔鬼。这一点,白衣郎君可以笃定。

    珼雅亜厼也在观察,由于魔族公主与鬼魅魍魉没有使其隐身,一眼认了出来,然后告知了白衣郎君。

    速速路过,所为何事?

    白衣郎君不解。

    好在自己离得远,踪迹没有被发现。这或许是他们没有注意到此山的缘故吧?不然,就凭他们的实力怎能不知。

    他们匆匆而过,倒是让自己心神不宁起来。思索了一番,还是不能将他们与黑猫有此分开分析,觉得他们一定在某种情况下还是有瓜葛的。断定,黑猫与他们或许有着某种的联系,只是,无法有任何的蛛丝马迹的线索来证明自己的猜测。此线索事关紧要,只有搞清楚了这一点,就会弄明白黑猫的所作所为。有心茶探,自己不会隐身术,百分百,定被发现。那么,如此艰巨的任务只有仙子和亜厼才能够完成。因为,他们会法术会隐身。

    原本蓄势待发,准备翁中捉鳖黑猫,由于魔族公主的突然出现,让白衣郎君联想到了若干问题,由此,计划临时有变,给了手势说明。

    有了手势的示意,珼雅,亜厼都清楚其目的,于是悄悄跟随魔族公主他们,不过百十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公孙雯说到,鬼王真会挑地方,这么偏僻。

    红袍说,此处是我们鬼族圣地的最隐秘的地方,就是神仙也是难以到达之地,因此称为阴山福地。

    公孙雯对红袍之言不以为然。一路走来,并未发现什么过人之处何来隐秘?我看,糊弄那群凡人倒是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红袍没有生气而是给予解释说到,公主所见到的,的确,一帆风顺,平淡无奇,那是因为有我们给你保驾护航,除了一路的障碍,不然,哪会这么顺利?当然,公主有此想正常,我们也就不那么的好奇了。

    也是啊,有道理。

    想着与鬼王联手,就得与他属下的四大护法搞好关系。即是鬼王本领没有自己所想的那般厉害,总之,多一个朋友就少一个敌人。

    他们的谈话,珼雅亜厼听的清楚,果然,鬼王在此施了法术,怪不得,自身有些法术会凭空失效。由此看来,这个鬼王不简单呐。

    原来鬼王还活着,我没有听错吧?难道,在白鹭山一战他并没有死?怎么可能?那可是自己亲眼目睹,鬼王被妖王斩断了头颅。这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亜厼一时懵了,好似晕头转向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珼雅瞧出亜厼的心事问,有什么疑虑不妨说出来,或许,我能为你排忧解难。

    亜厼说了当年之事,珼雅也觉得蹊跷,不过,事出突然,还需调查。稍停,安慰的语气说,总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既然有了线索,就没有必要追寻下去了。珼雅说,可以撤了。

    亜厼报仇心切,怎么可能离开,离开就意味着放弃这报仇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珼雅劝他先离开,以免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就在犹豫之时,对面迎来一朵黑云阻止了公孙雯她们的去路,上面有两个人,穿衣各不一样,红白服饰为主,一男一女。他们面目丑陋,手持似骨头做的兵器,命令鬼魅魍魉去迎接在化影洞的黑猫鬼使带来的十五个童男童女,以便鬼王出关享用。又见公孙雯打量了一番,觉得阴险问,她是干什么的?会不会影响鬼王出关?

    鬼魅魍魉见过两位红白鬼使后。

    红袍说,她是魔族公主,不会影响鬼王的,她的到来是与鬼王合作的。

    两只鬼使疑惑起来,怎么可能?魔族什么时候又出现了公主?

    红衣鬼使说道:“谁不知道,魔族公主早在几百年前投胎转世了,现在说,她就是,谁信?“

    鬼魅魍魉一时无言应答。

    是呀,是自己没有想到这一点。可是,在遇到她的时候也考虑过此问题,经过多方考证,的确,她就是魔族公主,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黄袍说道:”疑虑,自然是有,不过,我们已经核实过了,千真万确是魔族公主。”

    红白鬼使再无疑虑,选择了相信。因为,鬼王急需要合作者,意图大业。

    白鬼使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回去了。对了,接上黑猫鬼使,速速赶过来,鬼王出关不到两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黑猫鬼使?公孙雯问道:”听他之言,这个黑猫鬼使是只猫了?“

    红袍点点头,同意公孙雯的说法说道:”这家伙是鬼王的宠物,没有什么本事的。若不是鬼王护着,我早就收拾它了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