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袍说到:“大哥,别说了,要是让鬼王晓得了,又的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蓝袍说到:“虽说这只死猫没什么本事,可是他有一个灵活的脑袋,诡计甚多,让人防不胜防。这点,我们不得不服呀。”

    绿袍不耐烦的说到:“那只死猫虽是没本事,但是,对我们还是恭恭敬敬的,就这一点,不予计较了。大哥,我们还是少发点牢骚,接上他,速速赶路,不然,鬼王出关真赶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红袍突然间想起,化影洞,就在刚才的那道山里。那么,红白鬼使来此,应该就是为此而来,而遇到自己,来个顺水推舟,挺会办事的。心里骂,这两个该死的,有朝一日让你们付出代价,以报今日委屈。

    想此,没有反驳绿袍之言,同公孙雯赶往了化影洞。

    他们絮絮叨叨一阵子,听的清楚,珼雅要亜厼随自己速速离开,不然,此次任务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亜厼意识到,若是有了鬼魅魍魉和魔族公主在,黑猫鬼使定会安然无恙。由此以来,确实,自己所做的都是徒劳了,而且,孩子们也会因为自己的自私失去年幼的生命。

    十五个童男童女,说明,化影洞里有十五个孩子。如此,白衣郎君一人之力万万不能将他们带走。

    想此,亜厼望了珼雅一眼说,我们的赶在他们前面,不然,孩子们就是鬼王的祭品了。

    能想到这一点,算是没有笨到家。珼雅感到欣慰。

    黑猫将孩子们带了出来,见宝儿不见了,着急起来,跑哪去了?连喊了几声都没有回音,开始惊慌了。这咋办?鬼王出关迫在眉睫,出关后,不见十五个童男童女,那时候就糟了,定会丢了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少了宝儿,甚是慌张,说明,非得得到宝儿。即如此,就利用他的软肋,让宝儿将他引此。一来,将他捉之。二来,孩子们安全的被救出。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想此说到:“宝儿,你回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呢,来找我呀。”宝儿声音洪亮的喊着。

    吓死我了,你跑那里干嘛?快过来。

    宝儿就要过去,被白衣郎君拦阻了。

    宝儿便要开口说,为什么不能过去?

    白衣郎君急忙用手堵上了宝儿的嘴,然后伸出一只手的二指,嘘了一声,示意别问,接着悄声说到:“让他过来找你。切记。”

    聪明的宝儿没有违背白衣郎君的意思,坚持要黑猫找自己。

    宝儿的瞬间停顿,黑猫警惕起来,觉得他的身边应该还有人,不是粗鲁的态度,而是和颜悦色的问,孩子,你身边是谁呀?我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宝儿对黑猫深信不疑,而对白衣郎君只是在家一面而已,因此选择了信服黑猫,说到:“不错,是有一个人,他不让我过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黑猫的口吻是试探性的,这样的态度的确聪明,难怪,那么多孩子心甘情愿的跟他走。既然事情败露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,于是准备露面。露面,难免一场战斗,得想法消去他的警惕,然后,不知不觉的将他拿获。想此,一副害怕的样子,哆哆嗦嗦.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宝儿想要离开白衣郎君,使劲的挣脱被抓的小手,而白衣郎君坚决不能放手,否则,一切徒劳。只要黑猫离开那些孩子们,就有十足的把握将他们救下。

    白衣郎君死死不肯放手,惹得黑猫怒气冲天,为了自己的使命顺利完成,黑猫还是克制了本性,攻心为上。又见此人年纪轻轻,而且十分的英俊。一身白衣打扮,更是脱俗潇洒,可以说鬼界少有。若能将他俘获,日后加以调教,相信,会被自己的美艳打动的。

    想此,身子一晃,一个十七八岁的脸面出现在猫身上。柔声细语的说到:“漂亮哥哥,你看我,美不美?”

    他的变化,让人难以接受。若不是有那猫身存在,的确,是个难得的绝世美女,倾国倾城一点不为过。

    原来,他是一只雌性猫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差些让自己反胃吐了出来,不过,还是强忍了。

    见之黑猫变身的情况,宝儿为之一征,妈呀,明明是只猫,怎么变成了人头猫身子,这是怎么回事?不过,即使如此,宝儿也没有被吓哭,因为,他觉得更好玩了。一个劲儿的要过去,抱抱黑猫姐姐。

    黑猫看出了白衣郎君的内心深处,根本不可能将他收获为己有,即如此,就不要怪我不怜香惜玉了。于是,原本美若天仙般的容颜,霎间变得青面獠牙起来,说,你随不随我?

    白衣郎君装出一副害怕相说,你那副样子我怎么随你?丑死了。

    看来,把他吓到了。想变回原来的容颜,觉得恶意已生,变回原样也不能封杀丑陋的一面,觉得已是不可能了,也无丝毫的意义可言,说到,我生就这副模样改不了了,接不接受?

    白衣郎君自然是宁死不从的态度了,你个丑八怪谁稀罕,恶心死人了。

    宝儿此时笑了,而且笑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这样的心态谁都不知道,只有他才懂得。

    千百年来,从来没有让自己动过心的人类,今日终于让自己等到了一个,不想,被很很的羞辱了一番,真是奇耻大辱,越想越生气。恶狠狠的扑向了白衣郎君,不把他吃了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宝儿笑了一阵子,才真正的了解了黑猫。原本一副比较完美的形象自此打破,那份崇拜感,信任感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,顿时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黑猫发怒,一番面是因为白衣郎君的嘲笑,一番面,是因为宝儿的喜怒无常,她觉得,他俩一唱一和都是在讽刺自己,因此大发雷霆,发誓要了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青面獠牙,张牙舞爪的扑来,白衣郎君倒是让她这般穷凶极恶的势气给镇住了。妈呀,不愧是厉鬼的化身。不过,经过多方事件,什么样的妖魔鬼怪没见过,就这样的,不是没经过,不用大惊小怪自己唬自己。